星期日 14th 2月 2021

by admin

   “什么叫又一杆进洞?”

   “难道他刚才已经有过一杆进洞了吗?”

   “没错,我想起来了,刚进来时好像那些工作人员说什么一杆进洞,不过当时我一心只想着过来快点见到我的何忠傲,倒是听后就没在意,没想到说的居然是他!”“

   他这么厉害,怎么不提前说出来啊?”

   “这你就不懂了吧?扮猪吃老虎,知道吗?现在很多高手都喜欢这样。”“

   ……”

   惊讶过后,围观的人群当即恍若被丢了一颗深水炸弹般,议论纷纷了起来,甚至有的人已经开始对叶莽路转粉了,还打听起他的联系方式来。而

   对于何忠傲,也有不少人暗自脱粉,转而投到叶莽的“怀抱”去了。

   这些,其实都只是旁人的反应罢了。但

   ,对于一向自视甚高的何忠傲来说,无疑是有种雪上加霜,或者是落井下石之嫌了。

   “咳咳~”

   叶莽干咳了两声, 问还处在木化状态的何忠傲:“何少,你说,还要比吗?”

   清纯美丽mm田间写真图片

   “比,当然要比!”“

   我、我一定要赢!”“

   你刚才只不过是侥幸罢了!”冷

   不防地,何忠傲打了冷战,然后整个人恍若癫狂般回应。

   这模样,倒是着实令人吓了一跳。

   看来,接二连三的打击,已经将何忠傲长久以来的自信,给摧毁得七零八落了。

   或许,现在只有胜利,才能挽救何忠傲了。

   “叶莽,你继续跟他比,将他彻底打趴下!”

   一旁的文不易挥拳喊道,他见到不可一世的何忠傲现在成了这般模样,心里别提多痛快。

   “好吧,我尽力!”叶

   莽苦笑了一下,旋即无奈地耸了耸肩。

   “来吧!何少,到你了!”“

   好,比,我们继续比!”说

   着,何忠傲拿起球杆,走了过去。…

   …

   十五分钟后。叶

   莽但缓缓放下手中球杆,转过头来看了一眼身后的何忠傲,淡淡一笑道:“何少,不好意思,又一杆进洞了。”何

   忠傲已经完傻眼!你

   不是人,简直就是鬼!

   不,不是鬼,是神!肯定是神!

   如果不是神仙,又怎么可能做得到?一

   共是十球,何忠傲只有三个球是一杆进洞,而叶莽却是实打实的杠杠进洞。命

   中率高达百分百,这即便是放在国际高尔夫球比赛中,都是极其罕见的。或

   者可以说,这已经是远远超出了人类极限的范畴。不

   过,对于这样的结果,叶莽其实也有点后悔了。

   他觉得自己应该稍稍收敛一下,十个球之中,只要比何忠傲多那么一两个就差不多了,这样一来也不会显得那么吓人。

   但,也不知怎么回事,叶莽一不小心,就收不住手。当

   然,文不易对于这样的结果,无疑是最满意的。

   他激动万分地飞奔上前,紧紧抱住叶莽,大声喊叫着,仿佛胜利的人不是叶莽而是他。

   “叶莽,你太牛比了,我算是彻底服了,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

   “我输了!”忽

   然,何忠傲回过神来,冷静地看着叶莽,说道。

   “然后呢?”

   叶莽冷冷看着何忠傲,问道。“

   赌注我会兑现,不过需要一点时间,毕竟,将公司股份转让,不是一件普通的事情。”何忠傲说道。

   叶莽点了点头,“无所谓,不过一千万美元,你必须现在就转给我,否则后果会很严重。”“

   好!把你账号给我,我现在转给你。”

   何忠傲倒没有预想中的抵赖或者其他什么,很是爽快地等叶莽给出账号后,就立刻转了过去。随

   后,何忠傲又特意写了一封保证书给叶莽,承诺股权转让会在七天之内完成,如果毁约的话,愿意承担一切后果。

   叶莽对此很满意,拉着文不易就离开了。这

   是,一直在旁不敢吱声的随从忍不住上前问何忠傲:“少爷,难道你真要七天之内把所有股份都转让给他吗?”“

   你说呢?”

   何忠傲冷笑一声,阴沉地说道:“我的股份价值几十亿美元,一场高尔夫球就想夺走,简直就是痴人说梦。”随

   从还是不解:“可是……少爷,刚才你怎么还写了保证书呢?万一他们……”

   “没有万一!”何

   忠傲朝随从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于是随从相当听话地走了过去。

   “听好了,马上给我联系华哥他们,钱不是问题,我要的是后天天亮之前,再也没有叶莽这个人。”“

   少爷,那……文不易呢?”..

   “文不易不能动,他是青社的人,他要是死在我们手上,那就是相当于和整个青社翻脸,这对于我们家族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哦,我明白了,少爷,那我马上去办!”

   “嗯,小心点儿,不能惊动任何人。”“

   是,少爷!”

   紧接着,随从匆匆离开。何

   忠傲看了看蔚蓝的天空,咧嘴笑了笑,自语道:“吃了我的,迟早会给我吐出来。”

   ……路

   上,宝马车内。文

   不易问叶莽:“他写的保证书,你也信?”

   叶莽摇头,笑道:“当然不信。”

   “不信你怎么还答应了呢?”

   “我这是要放长线钓大鱼,文少,可不能操之过急啊!”

   “什么意思?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文不易挠着头,一脸懵逼状,他是真听不懂,所以觉得很苦恼。

   “慢慢想吧,我们现在得抓紧时间,去一趟松井土肥家。”

   叶莽话刚说完,就接到了松井土肥打过来的电话,果然是问他什么时候到的。

   “松井啊,可能还要十几分钟吧,你等一会儿,我会尽快。”

   放下电话后,叶莽问了文不易一句:“文少,你晕车的吗?”文

   不易一愣,旋即摇头:“怎么可能?我可是从小开车开到大的……”“

   好,那就行了!”叶莽打断道。“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坐稳了!”“

   啊?”没

   等文不易惊讶完,叶莽猛地一个换挡加油,然后瞬间车子就像火箭般极速射出。

   “啊……”文

   不易惨叫一声,整个人被那股巨大的推力,死死地压在座椅上,甚至脸都变色了。十

   分钟后,车子到了。“

   呕~”车

   子刚刚停稳,文不易就迫不及待地推开门,跑到一旁的大树旁狂吐起来……

Tags: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