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5th 2月 2021

by admin

   ♂? ,,

   早就料到婆婆会对她迎头痛骂,夏凝低着头,一声不吭。

   不错,是她害易云睿受了伤的,婆婆骂她什么她都受了。

   “以为一声不吭就得了?这是在忽略我对吧?还是眼里根本就没我这个妈在?!”见夏凝一句话不说,郑瑶心里更是火大:“跟睿才结婚多久,说,整了多少事出来……”

   “妈,”未等郑瑶说完,易云睿直接开口打断:“我受伤跟小凝无关。妈,如果是要来兴师问罪的话,请注意一下,这里是医院,我是个病人!”

   料不着儿子开口堵自己的话,郑瑶愣了愣,随即脸色一黑:“现在是要护着她还是咋的?我是妈,是她婆婆,难道我就不能教训她?现在眼中只有老婆了是吧?”

   易云睿眉头紧皱,从前直觉母亲只是个直性子的人,现在看来,跟蛮不讲理是扯上关系了。

   母亲将话说到这份上,已经毫无意义了。

   “妈,小凝是要跟我过一辈子的人,这是我俩之间的事情,请由我们自己解决。”不理会母亲脸色一片青绿,易云睿不容置疑道。

   “我说睿小子,这是反了对吧!”见儿子明摆着护老婆,郑瑶差点气疯,完忽略了儿子身上有伤这一事实:“易云睿,现在是要老婆不要母亲了对吧?!”

   “母亲,这是在问我,跟小凝掉水里,我先救哪个的问题!”易云睿冷声打断,趁着郑瑶愕然间,拿起手机拨了一个diàn huà:“张海,进来!”

   易云睿手机刚合上,张海便急急的跑了进来:“首长,有什么事吩咐?”

   美少女初冬的早晨图片

   “这几天,就跟着我母亲。如果有什么闪失,我煎了的皮。”

   此话一出,张海心里倒抽了一口冷气。直觉病房里气氛有点怪怪的。

   好像有什么一触即发的样子。

   “易云睿,这是什么意思?!找人撵我走吗?”郑瑶眼睛微微红着,手往夏凝一指:“这女人给了什么**药吃?让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听到这话,易云睿脸上更黑:“母亲,这里是医院,请注意素质!张海,带我母亲出去!”

   “我自己会走!”郑瑶一跺脚:“行,们行!给我等着!”

   话毕,郑瑶一转身,重重的踩着高跟鞋出了去。

   张海眨着眼睛,思忖着究竟发生啥事情。这时候易云睿锐利的目光投来,心下一惊,连忙行了一个军礼:“首长,交代的任务我一定会完成的,首长请放心!”

   话毕,张海急急的追了出去。

   看到婆婆走出去时的眼神,夏凝心里叹了一口气:“睿,妈这……”

   易云睿微微一抬手,示意她先不要说话,又拨了另外一个号码:“爸,妈来c市了。麻烦请几天假,过来管管妈!挂了!”

   话毕,未等父亲回话,易云睿挂上了手机。

   夏凝傻了眼,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易云睿对着自己父亲‘发脾气’。

   看来,易云睿这次生的气不轻。

   夏凝绞着手,琢磨着要说些什么话。这时候易云睿又拨了一个diàn huà。

   “大哥,在哪里?嗯,妈来c市了,等会给张海一个diàn huà。将妈截住,嗯,她还没吃饭。没什么事,只是不想她老人家在医院里动怒。麻烦了。”

   说完这句,没再多话,易云睿挂上了手机。

   这两通diàn huà,都非常干净利落,易云睿根本没说什么废话。

   夏凝等了一会,见易云睿没再打diàn huà举动,心里很是奇怪。

   大哥和公公都没问清楚发生什么事情,只是三言两语就……

   “小凝,不用担心妈,我已经安排好了。”易云睿说着,握着了夏凝的手:“刚才妈说的话,别放心上。我替她对说声抱歉。”

   夏凝摇了摇头:“妈说的对,是我让受伤的,捱些骂没什么。只是现在妈肯定很生我的气吧,呵呵,我真不是一个合格的儿媳妇……”

   “没这回事!”易云睿厉声打断,手一用力,将夏凝一把扯过来紧紧搂着:“我现在比较担心的是!夏凝,我告诉,别多想!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易云睿这辈子的女人,就一个!听清楚了没!”

   夏凝心里涌过一阵感动,却还是有些担心:“但现在和妈闹起来了呢,妈的火气不是一般的大。”

   易云睿闭上双眸,一字一顿道:“那就让她自个反省去!”

   “!”反省?儿子让母亲反省啊?

   “小凝,”深深吸了一口气,易云睿语气带着些无奈:“关于妈,有很多事情不知道。以后有空,我跟慢慢说。妈生气了不用担心,这事情我来摆平。”

   易云睿说着,手轻轻抚上她的发,接触到她额前的某一处粗糙,心如刀绞!

   他欠她的,太多。

   易云睿的这句话挑起了夏凝的八卦心,但碍于易云睿现在有伤在身,也只得强压下心里的好奇。等他伤好了再问。

   “睿,”抬起头,夏凝一脸认真的问道:“如果我跟妈同时掉进水里,会先救哪一个?”

   “……”对着小妻子这个问题,易云睿脑袋里乱成了一团麻。

   “哈哈哈!”看着易云睿一脸的无奈,夏凝笑了起来:“傻瓜,我说着玩的。这问题持续了几十年时间,无聊透顶了。现在倒是有种新问法了,睿,想不想知道?”

   易云睿薄唇抿成了一条线,静静的看了夏凝许久后,一字一顿道:“如果和妈被恐怖份子抓走了,恐怖份子的枪对着俩,只能活一个。我要选哪个,对吗?”

   对上易云睿眸里认真得能灼伤人的眼神,一时之间,夏凝无话可说。

   “喂,别开这么快!”冷薇薇双手死死抓着车顶的护杆,看着减速玻璃里的‘极速画面’,吓得直冒冷汗。

   五分钟前,易云天本来还一脸正经的坐在旁边,接了一个diàn huà后,突然吼了一声‘停车’后,硬是将她从主驾驶座来拽到一旁,自己做起了司机。

   然后她就看到自己的车以时速二百五十公里以上的速度飚在公路上……

   目的地,是易云睿所在的那个医院!

   脚下一个急刹,易云天总算将车子停了下来。

   冷薇薇胃里一阵翻江倒海,颤抖着手打开车门,趴在车上‘闭目养神’了好一会才缓过来。

   “发什么神经哪!”朝车内的易云天大吼了一声,冷薇薇气不打一处来:“易云天,这样很好玩是不?!”

   是他说不用来医院,是他说要她请吃饭,到头来还是绕了个大圈回到原地!世界上变态的男人她看得多了,这么变态的还是第一次见!

   和易云天接触不过几次,但每次都有‘惊喜’,再这样下去,她相信自己很快会疯掉。

   易云天挑了挑眉,笑得一脸桃花:“我喜欢。”

   “!”冷薇薇咬牙切齿,手握成拳,恨不得朝易云天脸上狠狠的来一拳:“玩够了没!”

   “没。”易云天倒是答得很干脆。

   这句话,让冷薇薇彻底的失去耐性,手猛的一伸,一把揪着易云天衣领:“易云天,我告诉,别以为仗着自己有几个钱就可以为所欲为!现在!立刻!马上!从我车上滚下来!”

   话毕,冷薇薇一用力,誓要将易云天从车上拉下来。

   ‘撕——!’

   突然,一声衣服扯裂声,拖着长长的尾音,很‘清脆’的响了起来。

   冷薇薇浑身一震!

   易云天的衣衫从中间几乎断开两截,里面精壮的身材,还有那六块腹肌若隐若现,看得冷薇薇双眼发直。

   天,易大总裁穿的衣服可都是世界超一流的料子,肿么这么容易就‘撕成两半’了?!

   “咳!”易云天轻轻一笑:“薇薇,我知道一直很爱慕我,但也不要用强的啊,现在可是光天化日之下呢!”

   “强妹!”

   气极的冷薇薇破天荒第一次暴粗,正想说下去,这时身后一把声音喝道:“俩在干嘛!”

   冷薇薇一愣,转头一看,只见一名看上去约四十多岁的风韵犹存的女人站在自己身后,一脸诧异的看着自己。

   这女人……她认识吗?

   就在冷薇薇呆愣时,抓着易云天衣领的手被轻轻拍了拍,她没好气的回头:“干嘛!”

   “那个……我母亲大人来了,薇薇,在老人家面前,悠着点。”

   易云天的母亲?!

   一阵闷雷从头顶上响起,冷薇薇像触电似的放开手,急急的退后了几步。

   看到儿子身上衣衫不整,郑瑶眉头皱成了‘八字’形,看了一眼冷薇薇后,问向易云天:“云天,这是怎么回事?!”

   对上老妈的质问,易云天拉了拉自己的衣服,脸不红心不跳道:“妈,事实摆在面前嘛。我俩在**。”

   “胡说!”易云天那话再次撩起冷薇薇那条火爆的神经:“阿姨,别听他胡说!这人太气人,我在教训……”话到一半,冷薇薇立刻打住。

   慢着,这位漂亮阿姨可是易云天的母亲,哪有在别人母亲面前说教训她儿子的?况且才第一次见面,两人都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性格。

   敢说这话的人,脑子肯定进水了。

Tags: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