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7th 2月 2021

by admin

带路?

年轻男子本就是凡人,最多算是炼气境的武者,连内丹都没凝聚,怎么敢违抗林峰的命令。在林峰下令之后,年轻男子便只能赶着牛羊,带着林峰向自己所在的天雷部落走去。

这年轻男子也是吓傻了,心里惧怕林峰,也惧怕雷鸟部落报复,还惧怕牛羊带不回去受到部族责罚。

一连走了十多里地,林峰跟在男子后面,终于看见了一片帐篷搭建的村落,似乎这雷州的人,属于游牧民族,搭建的村落也是随时可以拆卸再迁移。而在林峰和年轻男子靠近的时候,里面已经走出一名身宽体阔,满脸横肉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看着缺少的牛羊,又看着年轻男子,顿时训斥道:“查卡,老子的牛羊呢?怎么少了那么多?”

”雷克尔老爷,牛羊都被雷鸟吃了。“年轻男子连忙回应道。

中年男子雷克尔一瞪眼睛,显然有些怒了,不过却依旧忍气吞声,叹息道:”算了。总算没给老子吃光,留下了这么多。查卡,你能保住一条命也算不错了,将牛羊赶入羊圈,休息两天,这两天我让别人替代你。“

中年男子雷克尔说完,才看到林峰的存在,诧异道:”查卡,这一个又是谁?“

”老爷!“年轻男子看了一眼林峰,有些胆怯开口道:”雷鸟本来要将牛羊全部吃光的,这一位高人在旁边,就杀了一些雷鸟,其它雷鸟就都逃散了,小人才从牧场里讨回来。“

杀了雷鸟!

中年男子雷克尔脸色顿时大变,紧紧得盯着林峰,而雷克尔身后跟着出来的一个老头,惊呼道:”他……他杀了雷鸟!。完了,完了,全完了,我们天雷部落要遭遇灭顶之灾了。佛陀保佑,宽恕我们的罪孽吧。“

”是他杀了雷鸟,这件事和我们天雷部落无关,我们将他交给雷鸟部落,雷鸟部落会宽肃我们的,佛陀也会宽肃我们的。“帐篷里走出来的其他人慌忙开口道。

短发清爽美女慵懒晨曦唯美生活照

在场人纷纷附和。

林峰看着在场的人,却是不动声色,这些人当中最厉害的不过就是这个雷克尔,也只是元婴境巅峰的实力,连灵窍境都不到。对方自然也看不出他的实力,只是显然也意识到什么,只听后面的人说,却不敢动。

”这位朋友。“雷克尔压低了声音,看着林峰道:”你不是雷州的人?“

雷州人都喜欢穿袍子,而林峰一身蓝白武服,看上去的确不属于雷州人的装束。

林峰此刻才开口道:”路过雷州。“

”既然朋友不是雷州之人,恐怕并不知道雷鸟对于我们雷州意味着什么,更不知道雷鸟部族是多么强大。“雷克尔深吸一口气,开口道:”雷鸟乃是我们雷州的圣物,雷鸟部族也是雷州最为强大的部族之一,直接听命于雷音寺。我知道朋友是好意,可是您的好意却让可能会让我们天雷部落所有人陪葬,所以还请朋友莫怪,还请朋友跟我们去雷鸟部族走一趟,将此事解释清楚,与我们天雷部落无关。“

雷音寺?

这个雷音寺,林峰倒是还真没听说过。

在蜀山的时候,林峰对于九州各地的情况其实了解的也算不少,甚至各地的势力也多有一些了解,只是在他得记忆中,雷州的事情其实最为模糊,又可以说雷州好像一直超脱于九州之外,除了在巫神殿那一次试炼遇见有熊族的乌索格之外,其它雷州之事,林峰还真一概无知。

而这雷音寺,听这名字就让林峰有些好奇,毕竟九州之地以上古三十六族势力最大,除了中州各宗门派别之外,其它各地都是以部落为势力,突然冒出一个寺庙,林峰还真有些讶然。

林峰本来也不打算让天雷部落背过,便一点头,取出云岚宝船道:”我也不想让你们为我背锅,跟着你们走太慢,既然你要带我去什么雷鸟部落,那就上我的法宝吧。“

飞行法宝!

雷克尔眼神惊骇,显然意识到林峰的实力比他强大得多。一想到这里,雷克尔也庆幸自己谨慎了几分,没有直接对林峰下手。刚才身后部族之人的想法,他岂能不知,在场人都是打算将林峰拿下,然后去雷鸟部落谢罪,幸好雷克尔自知感觉不是林峰对手,否则刚才真出手,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飞行法宝之上,雷克尔表现得小心翼翼。

”我本不是雷州之人,只是路过。正巧遇见雷鸟凶猛,便出手杀了一些。你们放心,我也不至于让你们一些小部落为我背这黑锅。“林峰说着,又开口道:”你叫雷克尔?给我所说,这雷州,雷鸟部族和雷音寺是怎么回事?“

雷克尔生咽了一下口水,回应道:”大人。雷音寺是我们雷州的圣地,那里供奉着罗汉佛陀,传扬佛法,我们所有的土地和美满的生活也是佛陀赐予的。而雷鸟乃是雷州的圣兽,也是佛陀和罗汉的坐骑。雷鸟部落便是专门为雷音寺奉养雷鸟的部落,乃是我们雷州的六大部族之一,也是我们天雷部落所依附的部族。“

一个寺庙掌控的雷州,而坐骑的生命却比凡人的生命更珍贵。

其实,这一点听起来不舒服,林峰却也能够理解。其实,不只是这雷州,就是其它各州,乃至于中州有些地方,在修士眼中,自己饲养的坐骑和宠物都比凡人的性命珍贵。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强者手中的一个玩物都会比凡人的一条命更珍贵。

只是,林峰虽然理解这一点,却并不赞同这一点,也更看不惯这一点。

……

雷州,雷鸟城。

城池西部一座小山之下,一名身穿紫色兽袍的老者看着山上数目明显不对,同时还有一些受伤的雷鸟,脸色已经大变。

”这到底怎么回事?雷鸟怎么会少了百余只?而且好多还受伤了?“紫袍老者急声开口道。

一旁跟随的中年男子摇头道:”老爷,一个时辰前雷鸟被放出去觅食,却是没一会就自己飞回来了。回来的时候,里面就有很多受伤,还少了百余只。从伤口看,不像是遇见了什么妖兽,却好像是刀剑所伤。“

”刀剑所伤?什么人敢斩杀雷鸟?有熊部族?他们真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紫袍老者一怒,便准备对身后跟着的人发号司令。

而回话的中年男子连忙道:“老爷,好像不是有熊部族干的事。这雷鸟先前所飞的方向,不是北方,而是南方。而且看时间来计算,应该是在天雷部落地界出的事。”

“天雷部落?”紫袍老者眼神一冷,对身后跟随的几名黑甲士兵开口道:“去,查一查,要是天雷部落敢斩杀雷鸟,给我灭了全族成年男子,女子和孩童卖身为奴。”

几名黑甲士兵一领命就已经转身离开,只是几人还没走几步,便已经发现了天空的端倪。

天空之上,一艘如同天空之色的宝船静静停留在那里,而船头之上,一身蓝白布衣武服的年轻男子静静得俯视雷鸟所在的小山。小山上的雷鸟似乎还记得男子的气息和样貌,此刻感觉到男子出现,顿时发出惊慌失措得叫声,整座山都骚动起来。

紫袍老者脸色一变,随后放出一头比山中雷鸟都要大上几分,展翼足有十米长的合体境雷鸟腾空而起。

“在下雷鸟部族长老科尔森,你是何人?”紫袍老者科尔森大声道:“来我雷鸟部落有何贵干?”

合体境?

林峰看着科尔森,心中动了一下,随后开口道:“我叫唐林,只是一个路过雷州之人。刚才在草原上刚巧碰见一群畜生,被我斩杀了一些,又听闻天雷部落的人说斩杀那些畜生在雷州乃是大罪,所以特地来你们的部落说一声。”

“你是来赔罪的?”紫袍老者科尔森冷笑道:“小子,不知死活,雷鸟乃是我雷州圣兽,你一口一口畜生,根本不把我们雷州之人放在眼中。还有,你以为杀了雷鸟,来主动赔罪,我们就会放过你?你是白日做梦。”

赔罪?

林峰淡然笑道:“阁下什么时候听到我所是来赔罪的?我只是说来跟你们部落说一声,并未说赔罪。那些畜生是我杀的,我只是不想祸及无辜而已。至于赔罪,一群想要攻击我的畜生,杀也就杀了,我不认为是我的错。”

“你找死!”紫袍老者自然看出林峰的境界只有分神境,虽然似乎气息比起一般的分神境有些差别,可是分神境就是分神境,难道还能比他合体境修士更强大?紫袍老者怒喝一声,已经驾驭着雷鸟飞向林峰,随后手中出现一把禅杖当即就砸向了林峰。

禅杖?

佛门法宝。

这禅杖威力不小,所散发的威力也是充满了火热的气息。

林峰看着紫袍老者袭来,只是轻哼一声,随手一剑斩去道:“佛门法宝,看上去充满阳刚正气,实则杀戮气息更重。如此心胸,却没想到是个佛修,有辱佛门慈悲之心。”

铛。

这随手一剑斩去,威力比起寻常合体境不知道强了多少。而紫袍老者科尔森只感觉手中禅杖一震,不等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倒飞而出,砸在了山上。而林峰看着那一山惊慌无比的雷鸟,只是冷哼一声,再次一剑斩去。

“一群畜生,还被供奉为圣兽,吞噬人类血兽,该死。”林峰冷漠开口,这一剑斩下,剑气纵横数里之遥,整座小山都被斩出一道缺口,而山上的雷鸟顿时被劲气波及,又死了大半。

本来一座山上也就五六百的雷鸟,先前被林峰斩杀了百来只,现在又被斩杀了三百多只,一座山上还剩下一百来只,而且都已受伤绝大多数飞都飞不起来,一个个瑟瑟发抖,连逃跑都不敢。

这两剑落下,城中已经瞬间冲出了数百人。在这数百人之中,还有好几人是身穿金黄袈裟的僧人,其中一名老僧同样也是合体境,飞身而起,落在自己袈裟之上,便怒目看向了林峰。

而被林峰一剑斩下的科尔森虽然筋骨碎了不少,却以及撑起身子,在地面上急声开口道:“笑狮罗汉,此人口出恶言,还斩杀圣兽,还请罗汉降服此恶徒,为我雷州除害。”

Tags: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