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7th 2月 2021

by admin

♂? ,,

“圣使真是个爽快人,早知道圣使如此仗义,当初我绝不会听信武神殿的蛊惑!”

席间,伍德盖特与杨宁交流着,双方都有相见恨晚的味道。

“不知者无罪嘛。”杨宁笑道。

“话不是这么说,错了就是错了,其实这也怪我当初头脑发热,一听到圣使可能与影子议会有关联,我就控制不住情绪。”

伍德盖特说道:“要不是影子议会,就不会存在危机随时爆发的雪域,那样的话,敝国也不会迟迟发展不起来,因为雪域这个不稳定因素,很少有大商人愿意到敝国行商,就算有,也只是游商罢了。”

顿了顿,伍德盖特又道:“历代国主,都致力于解决掉雪域这个麻烦,可哪有那么容易?”

伍德盖特这么说,杨宁也就释然了,扪心自问,换做是自己,从出生起就被雪域这块石头压着,也会对影子议会产生极端的仇视情绪。

“什么?”

伍德盖特吃惊的望向杨宁:“打算去雪域逛逛?不行,那太危险了,尽管如今雪域重兽被冰封,可难保这么多年过去了,不会出现一批超阶魔兽。”

“安方面倒是不用担心,想当初,诸位围攻时,我面临的危险更大,但这不还好好坐在这里,跟闲聊吗?”

杨宁笑眯眯道,这话倒是让伍德盖特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当初他也有份,就算没出太大力,也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青春洋溢粉红T恤少女日常街拍

“确定要去吗?”伍德盖特认真道。

“是的。”杨宁点头。

“那好,我到时候给分配一队人马,专门负责的安。”伍德盖特严肃道。

“不用,那样的话很拖时间,这里距离雪域也不算远,如果速赶路的话,也就半天时间。”杨宁婉拒了伍德盖特的好意。

“好吧。”

看到默不作声的第一神与怪老头,伍德盖特也不便多说,有着两位神境如影随形,这天底下能对杨宁造成危险的人还真就不多了。

“这里有一份雪域的地图,现在我送给。”杨宁接过地图,仅仅看了会,就露出吃惊之色,因为这地图上面标注着雪域附近各个危险区域,杨宁知道,这必然是索洛帝国花费无数岁月为代价,才整出这么一幅完整的地图来,这中间需要付出多少血

汗生命,恐怕真的很难用数字来衡量。

“谢谢了。”杨宁说道:“我回去后,会立刻着实完成余下的订单,国主放心好了。”

“那就麻烦圣使了。”

伍德盖特内心欢喜,他等的就是杨宁这句话,区区一份地图,能换来这个承诺,他觉得很值。

宴会过后,杨宁离开了都城,朝着雪域城的方向而去,有着域炎龙这便利的交通工具带路,一夜行万里根本就不算个事。

等天蒙蒙亮的时候,杨宁已经能看到雪域城的轮廓了。

呜呜呜…呜呜呜…

落下后没多久,就隐约听到终年积雪的密林中,传来了断断续续的悲怆哭声。

“怎么了?”

杨宁走近后,发现哭声出自一个约莫十四五岁的少女,长得倒是挺耐看。

“……是谁?”

少女如同受惊的兔子,立刻缩了缩身体,然后快速站了起来,一边退,一边警惕的看着杨宁。

不过,这少女目光落到第一神后,小脸就开始煞白:“鬼呀!”

第一神满额头黑线,还没来得及发作,少女就发现了金刚跟域炎龙,更是吓得快哭出来了:“魔兽!好恐怖的魔兽!救命啊!”

“好了,别哭了。”杨宁哭笑不得的打断:“他们都是我的朋友,不会伤害的。”

“真的吗?”少女柔弱的缩了缩身子,撅着嘴,一副想哭却不敢哭的模样,确实让旁人我见犹怜。

“当然,我骗干嘛,有什么值钱的让我骗吗?”杨宁被逗笑了。

“没有。”少女摇了摇头。

“好,那我问,干嘛一个人在树林中,还有,干嘛哭呀,是不是迷路了?”杨宁问道。

“爷爷进去很久了,他让我在这等,说半个小时就回来,可我已经在这里等了半天了,爷爷该不会遇到危险了吧?”少女一脸柔弱的样子,看到这模样,杨宁也生出了怜悯心。

“那爷爷往哪个方向走了?”杨宁问道。

“那里。”少女指了指密林深处。

“这个方向,不就是雪域吗?”杨宁内心一惊:“爷爷是不是经常到这个地方来?”

“对呀,大哥哥,怎么知道的?”少女抽噎了一下问道。杨宁没有解释,只是微眯着眼,开始展开扫描,可找了许久,也没发现半个人影,有的,也只是一些渐渐模糊的脚印,雪域深处时常出现暴风雪,足迹很容易被掩盖,也亏得是杨宁有扫描这种BUG级操作

,换做其他人,根本就发现不了。

“难道真的进入雪域了?”

一股无形的力量,让杨宁的扫描无法再继续深入下去,杨宁一时间也有些犯愁。

“这样吧,先回家好不好,我帮去找爷爷。”杨宁看着少女。

一开始,少女不太情愿,可最后却咬着嘴唇,低声道:“那就谢谢大哥了。”

“放心吧,爷爷一定会没事的,我肯定把爷爷平平安安的带回来。”杨宁说道,随后望向域炎龙:“咱们先去一趟雪域城吧,将小妹妹安置好后再…”

“大哥哥,我自己一个人走回家吧。”少女低着头道:“我知道回家的路,大哥哥,们一定要把我爷爷带回来。”

边说着,少女已经跑出去四五米了,可忽然回头,她很认真的看着杨宁,似乎想要将杨宁的脸永远的记在脑子里:“对了,大哥,我叫黛娜,住在摩登街六号。”

“我跟一段距离吧。”等黛娜离开后,第一神不动声色的说了句,就消失在了原地。

“他什么时候开始操心这种事了?”杨宁愕然。

“他好像有些心事,自从看到黛娜这小丫头后,他的眼神就变得不太对劲了。”怪老头笑道。

“不对劲?”

杨宁先是一愣,紧接着差点破口大骂老牛吃嫩草,不过还没发作,怪老头就继续道:“他望向黛娜的眼神,就像在看亲人一样,难不成黛娜这小丫头,跟他某个亲人很像吗?”

“原来如此,倒是我邪恶了。”杨宁暗暗松了口气,幸亏刚才没把内心那些话说出来,不然的话,搞不好第一神得跟他断交都说不准。“就先等等他吧,估计要不了多久就回来了。”怪老头伸了伸腰,目光也朝东西南北游走了一遍:“我四处转转。”

Tags: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