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7th 2月 2021

by admin

   免得万玉娟这个家伙说出一些不堪入耳的话来,萧晓倒是无所谓,万一让张琪难受了呢,毕竟这个丫头可是很单纯的。

   “得了,就这样被你抛弃了。”因为萧晓刚才解释过了,并且万玉娟也相信了,所以只好无奈的撒开步子朝着来的地方走去,幸好不远啊。

   谁叫萧晓本来就是她惹不起的对象,现在还是她男人的老大呢,再加上萧晓不说谎,万玉娟也甘愿把自己的爱车借给萧晓送学生让自己走路了。

   “老师,这样有些不妥吧。”当萧晓强制性的将因为没有坐过豪车然后不敢上来的张琪按到副驾驶上后,张琪喃喃道。

   在看着万玉娟在这个昏暗的道路下落寞的身影,张琪有些于心不忍了。

   “放心,我们走。”萧晓笑道,在这个地方这个点,而且人物还是万玉娟,基本上没有什么出意外的可能,毕竟万玉娟这个母老虎可是不得了的。

   当张琪说出她家的所在地后,萧晓飞快的赶了过去。

   虽说这里是京城,可是也有富有和贫穷,有着奢侈和节约,在这座钢铁深林里依旧有着一些低矮的小杂草。

   比如现在张琪所在的地方就是如此。

   离京城学院并不远,走路也只需要十多分钟而已,隐藏在这些巨大的建筑后面的棚户区很是寂寞于潮湿。

   出太阳的时候,阳光被高楼大厦给遮盖了一大半,只有中午才能够照射出来,而下雨的时候雨滴却不会拐弯。

   春天本来就是万物滋生的时候,雨水也是比较充足,当萧晓将万玉娟的车子停到棚户区外面走进去的时候,干干净净的皮鞋上已经满是泥泞了。

   角落的美好

   “老师,你小心一些。”张琪弱弱的开口说道,生怕萧晓这样的上流人在这里摔倒。

   “没事。”萧晓笑道,肯定没什么事,就算是沼泽他都趟过,更何况是这些泥泞嘛,只是可惜了万玉娟的车,必将被他弄得脏兮兮的。

   重要迈过了这摊泥泞,张琪显得轻车就熟。

   张琪的家在最里面的角落里,所以还需要走一会儿。

   这里的街灯已经不能成为昏暗了。

   白炽灯在简单的保护下闪着丝丝光芒,它的作用也不是照亮,而是指引路的方向所在,一切还是靠摸。

   “站住!”忽如其来的惊响从两人的后面传来。

   萧晓这个白领的样子和张琪学生的模样还是很容易引起不轨人的注意。

   这不,已经来了。

   张琪又躲到了萧晓的背后,对于萧老师的战斗力,她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对面是三人,三个人的头顶都有着一撮黄毛,手里还拿着小匕首,不善的看着萧晓。

   萧晓明白,这些家伙应该就是所谓的混混都算不上的人,总是在这些贫穷的地方作案,有钱的地方因为他们也不敢去。

   “把你们的钱叫出来。”为首那人说话间还打了一个哈欠,那可是毒瘾正在渐渐上来的征兆呢。

   “滚蛋。”天都完黑下来了,张琪这么久没有回家,家里人肯定担心,他自己也是这么久没回家,唐糖也想了,现在偏偏还遇见这些人渣,萧晓不由分说的就主动攻击了。

   主动攻击萧晓的人活不长,萧晓主动攻击的人更加活不长。

   微弱的白炽灯灯光下萧晓的身影就像是一缕鬼魅一样一闪而过,然后那三人就齐齐倒在了地上。

   完美的秒杀,趁着夜色的掩盖干掉三个不入流的家伙萧晓还是很满足的,反正姿势够帅吧。

   “走吧,晕了。”搂着张琪的肩膀,萧晓解释道,看这个丫头的表情还以为这三个人死了呢。

   “以前总是遇见这样的事情?”萧晓还是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蒽!”张琪发出了一声微微的鼻音应着。

   “那你怎么办?”萧晓又问道,张琪一个人的事情是怎么解决的,他还是有些好奇的,看着两旁大门紧闭的人家,显然没人出来帮忙啊。

   “他们碰我,我就自杀。”张琪淡淡的说道,眼神中透露着决绝。

   也就是这样一闪而过的神情让萧晓都不由的肃然起敬。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啊,如此的顽强不屈,没有一点的不好消息,也没有屈服选择回到张家。

   如果他们碰我,我就自杀,这不是一种威胁,萧晓相信张琪能够做得出来的,正是用这种摧毁自己的魄力摧毁了那些不入流家伙的意志力。

   张琪的家重要到了。

   小平房里面的灯还是亮着的,张琪上前敲响了房门并说道“妈,我回来了。”

   瞬间,门就打开了,就像是里面的人一直守在门口等着张琪回来似得。

   这个女人看起来很漂亮,和张琪有着七分相似,只是眼角有着微微的皱纹,身上的穿着也比较朴素,在萧晓看向她的时候,她也看向了萧晓。

   “小琪,她是谁?”王娟厉声问道,二十年来了,从幼儿园到现在,这还是第一次有人送自己的女儿回来,她怎么不意外。

   “妈,她就是我给你说的萧老师,今天还陪着我去张家了。”张琪急忙解释道。

   显然,在萧晓上任的这几天之内,她已经给母亲说过萧晓的事情了。

   闻言后,王娟的冷漠也一扫而空,热情的说道“萧老师,快进来坐坐!”

   不管萧晓是什么样的身份,什么样的人,至少他是女儿的老师,正在保护自己的女儿。

   而去了一趟张家,她虽然很疑惑,却也没有多问,女儿回来了,那么应该就没事了,毕竟她现在不想听到那个伤心的名字。

   在门口的时候,萧晓强硬的将咋满淤泥的鞋子拖在了外面才走进去。

   也就是这个时候,张琪这个丫头竟然在外面偷偷摸摸的给萧晓刷着鞋子。

   略显拥挤的房间,一室两厅,朴素寒酸中带着无限的温馨,一块已经淘汰了不知道多久的黑白电视上正放着电视剧,是不是的还会看不了。

   王娟也在观察着萧晓,这是第一个进来的外人,虽然他在观察,可是眼中却没有一丝的嫌弃,甚至还有这尊敬。

Tags: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