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8th 2月 2021

by admin

♂? ,,

..,最快更新火爆小神医最新章节!

呈现在周云凡面前的,既象一只酒盏,也象一只茶盏,甭管它是什么盏,总之一句,它很小,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材质做成。

周云凡挂在脖子上的那块“神眼玉佩”,这时候微微颤动,寄宿在瞳孔里面的“灵佬”,感应到神秘的气息。

他从沉睡状态苏醒过来:“小家伙,的运气真是太好了,就连甘露碗都让有缘遇到,快点把它收走,这是好东西啊!”

周云凡懵懵懂懂地发出密语传音:“灵佬,甘露碗是啥玩意?”他问了一句外行话,灵佬听到后,如果他不是灵魂体,只怕立即会笑掉大牙。

“小家伙,还是真傻,还是无知,竟然连甘露碗是什么,都不知道,这些年修的是什么道?切,真让人鄙视。”灵佬十分得瑟地发出密语传音。

周云凡一脸求知的表情,手里把玩着那只甘露碗,还真不好招惹灵佬生气,毕竟有求于他:“不过比我年龄大一些,多一些见识,说吧,甘露碗是什么破碗?”

“甘露碗的俗名叫水盂或清水碗,同观音菩萨的净水瓶相比,当然是相差十万八千里,不过手里这只甘露有点特别,上面通过有特殊炼制的五岳真形图釉彩”

“布设道场,左手拿着它,右手用杨柳枝,沾取碗里施法后的圣水,遍洒醮坛,洒施玄空,让甘露流润,就能度亡灵,拔沉溺,不滞溜寒渊,能广积功德。”

周云凡眉头一挑:“这与我悬壶济世,行医救人,没啥关系。”

“小家伙,现在还没有突破到先天境,当然可以这么说,一旦当晋升到先天境,想突破到化神境,神虚境,就会知道,积攒功德是多么重要”

贪吃的青春无敌美少女

周云凡回应了一句哦之后密语传音:“好好好,我把甘露碗珍藏总行了吧,灵佬,真啰嗦。”

灵佬自讨没趣,有些憋闷地立即进入沉睡状态。

魏琳儿站在周云凡身后,朝前一步问道:“周医师,发什么呆,接下来咱俩怎么办?”

周云凡回过神来,掏出手机,拨打朱婉容的电话,她已是江州市局的副局,主管刑侦这一块,市的警嚓她随时可以调派。

朱婉容人在山庆市,还在参与两市联合办案,半夜里接到周云凡的电话,她已经习以为常了:“老同学,什么事?直说。”她在手机里哈欠连连。

周云凡呵呵笑道:“打扰了的好梦,别见怪,让我调查奇迈的结拜兄弟贺修永的案子,牵涉出他的两个孪生弟弟,有关案情细节,我发邮件给。”

“好。小心一点,注意安,老同学。”朱婉容打了一个哈欠后,叮嘱了一句。

周云凡把这里的后续工作移交,让朱婉容派人过来收尾,他把保险柜里面的股票证券,金银珠宝现金,还原成原来的状态,关好保险柜,带着魏琳儿赶往第三个目的地。

周云凡驾驶黑色宝马7系防弹车,载着魏琳儿,如同黑白无常一样,在夜幕里出没。

深夜,街道上的来往车辆很少,周云凡只用了半个小时,就来到了江州城北的“富民花园”,这里的楼宇有些年头了,墙体有过多次修缮,依然抵挡不住风雨浸蚀,显得老旧。

有好兄弟伍大发带领一班人,暗中兢兢业业忙碌,周云凡做起事来,轻松写意,也省时多了,他调拨大把活动经费,图的就是信息畅通。

伍大发的手下阿谊,事先接到短信,这时候立即下车,快步走了过来:“目标人物在第6栋,第6层6号房,昨天下午在公园里遛狗,回去后,就一直没有出来。”

周云凡放下驾驶室的车窗玻璃,问道:“有没有其他的人出入过?”

“这家伙人老心未老,有一个打扮妖艳的女孩进去过,两小时后离开。”有些话不用阿谊明说,周云凡能听出来。

“们撤了吧,回去好好休息。”周云凡挥手让阿谊他们离开,关好驾驶室的车窗玻璃,转身对魏琳儿说:“琳儿,咱俩还得继续。”

魏琳儿诉苦说:“周医师,我才收了那么一点出场费,难道想叫我忙一宿,从现在开始,算不算加班?”

周云凡伸出双手,捧着她的脸,同她对视了一眼,往她那红润的嘴唇上,蜻蜓点水式的亲了一下,魏琳儿被电到了,奇妙的感觉,让她又犯花痴。

有点晕乎乎地跟着周云凡下车,两个人挽着手,往第6栋第6层6号房走去,周云凡下车时稍加伪装,不想让人发现行踪,麻烦越少越好。

上楼的时候,两个人松开手,把飞奔速度发挥到极致,这里那些老旧的监控设备,很难辨别出真实的图像。

不到五分钟,周云凡同魏琳儿到达目的地,魏琳儿依然象进入贺修久的房间那样,伸出右手,按在防盗门的锁孔位置,运气发功,猛然用暗劲。

防盗门的锁就如同虚设,细微的嘎啦声之后,门就被推开了,魏琳儿在前,周云凡尾随其后,如遇无人境。

这是四室二厅两卫的房子,客厅很大,周云凡进去后,朝魏琳儿比划了几下手势,两个人立即心知肚明,每人搜索两间房,先确认房间里居住了什么人。

周云凡靠近左边第一间房,蹑手蹑脚地来到门口,开启眉心天目穴的透视功能,透视房间里面的情况,房间里面有一张高低床,床上面躺着一个小女孩,睡得很沉。

除了这个小女孩之外,没有别的人。周云凡快步来到第二间房,照样从房门透视进去,里面依然是一张高低少儿床,里面躺着一个小男孩,趴在床上昏昏沉沉地睡着。

魏琳儿修为比周云凡高,是先天境高手,只不过她没有透视功能,隔着墙隔着门,她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回头看到周云凡分别往那两间房子的门,站了一会儿,转身离开,让她十分好奇。

周云凡有透视功能的事,除了他本人,没有任何人知道,包括赵玲珑和朱婉容,更别说白乐乐她们了。周云凡来到魏琳儿身边,象先前一样,透视房间里面的状况,魏琳儿眨着眼睛,好奇得不行不行的了。

Tags: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