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9th 2月 2021

by admin

接连两次碰到这样的梦境,我觉得我在中心医院碰到的恐怕不是杨扬的鬼魂,也不是常盈的。 .t.

是那个女鬼?可女鬼不是应该在工农六村……

不,不对,我在工农六村看到的女孩并不是那个女鬼,长相上完不同。她可能也是个受害者。

我揉着额角,不知道这样接连不断的梦境代表了什么。最麻烦的是,我在梦境中动弹不得。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过了。我考虑着是不是该去青叶灵异事务所睡一觉,在叶青的增幅作用下做个梦。那边的环境有些糟糕,勉强一晚上,还是带着枕头被子过去?我的思绪渐渐发散出去,转念又想到了叶青的警告,犹疑不定起来。

梦境困扰我,但工作仍然需要做。

瘦子他们四个对我的麻烦只能表示同情,一块儿进行头脑风暴,提出种种猜测,无法确实帮到我什么。

瘦子还有些感慨:“奇哥你晚上不顺,白天就很顺利了啊。我们最近跑的几家都很好说话。”

胖子补充:“上帝关上了一扇门,总会打开一扇窗。”

“说的没错。”

两人一唱一和。

我正要说话,手机铃响了。

打电话来的是钱兰。

小资美女图片

我示意这两人闭嘴。两人看到钱兰的名字,都不说话了。

“喂,钱阿姨……”

“死掉了……”

“呃……什么?”

“我外甥女的一些同学……死掉了!”钱兰说到最后,嗓音尖利。

我听得就是一懵。

胖子和瘦子都听到了钱兰大喊的“死掉了”,跟我一样一脸呆滞。

“你说,他们死掉了?死了几个?怎么就死了?”我回过神,连忙问道。

“都猝死的,突然猝死了……陆陆续续,一个个死掉了……”钱兰很恐惧,声音都在不停哆嗦,“有七八个,她班上有七八个,其他班还有几个,总共十几个人!”

“十几个人猝死……没上新闻吗?”我有些怀疑。

钱兰这声音,听起来精神状态很不对。如果她所言不假,她的恐惧很容易理解,可如果她是先有了这种精神状态,再跟我打电话,那情况就未必了。我还记得钱兰那天神经兮兮的模样,她怀疑自己外甥女有问题,可我和胖子的阴阳眼都没看到什么,她请的那个大师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没有,还没有,已经快了……他们学校里的人都感觉到不对了,瞒不住了……”钱兰幽幽说道,仿佛在下达死亡通知。

“钱阿姨,您先冷静一下。警察有调查过吗?会不会是有什么传染病?”我镇定地说道。

学校这样的地方很容易爆发传染病。学校一下子死掉十几个学生,这样的事情不多,但我印象里是有这样的社会新闻的。

“不,不是传染病,是猝死,心脏突然停掉,停了好久,送医院都抢救不回来了!”钱兰很肯定地说道。

我彻底愣住了,“心脏骤停?猝死?”

这样的死法……

我的心跳加快。

这感觉不太好,我连忙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

“很奇怪吧?这很奇怪吧?这绝对有问题……这有问题的……我外甥女一定……一定是有什么!可他们都死了,我外甥女不说,其他学生也不知道……”钱兰十分慌乱。

“钱阿姨,我们上次真的什么都没看见。而且您外甥女没有这样猝死……我看,这个还得看看警察调查吧。说不定真的是什么新型疾病。”我硬着头皮说道,又安慰了钱兰好几句,反复跟她确认,那天我没看到东西,才将这通电话挂了。

胖子问道:“怎么回事?”

我将事情说了。

瘦子瞪大眼睛,“那不就跟奇哥你梦到的……”

“是啊,很像。”我不敢肯定,但似乎这样一来能解释一些事情。

可还有那个始终困扰我的问题。

我到底是看到了谁的鬼魂,才开始做梦?杨扬和常盈都在中心医院?

下班的时候,陈晓丘听我讲了这件事,表示会问问她小叔。

回到家,吃饭的时候看新闻,我就看到了钱兰提到的事情。媒体的观点和我差不多,都怀疑是新型病毒,也有正儿八经地谈论学生学业负担过重,导致过劳猝死的。

爸妈看着就唏嘘起来,对妹妹谆谆嘱咐,还说:“考个一般的大学也没关系。”

妹妹笑着嗔道:“那怎么一样?好的大学机会就多啊!而且在学校读的感觉也不一样。”她滔滔不绝,讲了国内几所名校的特色。

爸妈耐心倾听,时不时附和。

我心不在焉地看着新闻。

八点多的时候,陈晓丘发了消息在我们六个的群中薛静悦也被拉进来了,我本来想要拉古陌进来,郭玉洁让陈晓丘将陈逸涵也拉进来,这两人都拒绝了。

“死者照片。你们看看。”

瘦子狂发图片,各种悲痛莫名。

我无语,将聊天内容拉上去,这才看到了被刷掉的两张照片。

两个女孩子的证件照,有点儿呆板,有点儿丑,但那两张脸,我都还有印象。

“快餐店?”胖子已经发了新消息。

瘦子忙问:“什么快餐店?”显然他是不打算看死者照片了。

“就是我们那天在快餐店碰到的两个女孩子。她们还来问奇哥是不是见到了无常勾魂。你记得吧?”胖子回复。

郭玉洁也发了消息:“怎么会是她们?!”

陈晓丘回答:“警察调查的时候,她们说了事情经过。秦薇薇在学校里说了自己家要给外婆叫魂的事情,她的这几个同学好奇,决定一块儿去看看。秦薇薇就是钱兰的外甥女。”

我的手哆嗦了一下。

“去看的人,死了?”胖子问出了我想要问的问题。

“不,还差两个,就是这两个女生。她们在意识到死掉的人都是那天一起去钱兰家的人之后,就有些疯狂。”陈晓丘回复。

“换我我也疯狂啊。”瘦子发了个抓狂的表情。

“他们去看热闹,钱兰他们没发现?”我疑惑。

“他们其实没有看成。本来说好让秦薇薇给他们直播的,但络信号中断,他们就在小区里面走了一圈。”

“这样也中招了?”瘦子觉得匪夷所思。

“可能是因为太过接近了。他们到房门口听过,没听到声音。”

“这太作死了啊!”瘦子继续发表情。

“那现在,怎么办?”郭玉洁问。

Tags: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