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星期后,第5住院部主任医师郑小秋,把患者龚少春的脑电图等相关检查报告,递到周云凡的手里,翻阅了一下后说:“病历备份,归档存封,患者随时可以出院。”

   周云凡整整七天跟进龚少春的治疗,对他这种“双重人格症”的治疗,早就做到心中有数了,随同郑小秋等人一起走进517号病房。

   龚小珍夫妇同白诗韵都在,周云凡再次诊察过后说道:“出院后,定期来医院复查就行了,不会有事。”说实在的,白诗韵对周云凡的爱慕,还真让人心动。

   龚少春病愈出院的消息,市人民医院胡宗西院长得知后,又喜又悲,原以为拿表弟的儿子龚少春的精神病,刁难周云凡和赵玲珑,没想到周云凡的医术水平如此高明,简直是匪夷所思。

   胡院长不由得悲从心来,坐在办公椅上,望着窗外傻笑,遇上周云凡这个克星,他感觉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无力感。

   特聘华小帅和葛小优出任中医顾问,医术水平是不错,只不过同周云凡相比,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的选手,针对周云凡的抹黑行动,胡宗西只能选择暂时性的偃旗息鼓。

   周云凡同意龚家让龚少春的出院请求,转身来到院长办公室门口,没想到许小昕又在办公室内,这家伙的脸皮又厚又硬,堪比办公室的墙壁。

   这个家伙是自来熟,泡了两杯龙井茶,往赵玲珑桌上放置了一杯,自个儿端起另一杯,坐在茶几边的沙发上喝上了。

   周云凡推开办公室门,往里瞟了几眼,心有不悦就掉头转身离去。

   赵玲珑其实留意到周云凡的到来,不过微微抬头瞅了一眼,也没任何表示,继续埋头处理手里的文件。

   周云凡心里有气,走出医院大门,招手叫了一辆计程车,司机问话:“先生,这是要去哪里?”

   一时半会还真没想到去处,周云凡淡淡地说:“先往前开,问什么问?”

   短发的世界

   坐在计程车内,周云凡心里嘀咕,朱婉容昨天晚上说,手里头积压的案子多,忙得焦头烂额,不好打扰她。

   朱千蕊因为上次康仁药业被潘大兵制假药坑了一把,至今忙于公司的公关,极力挽回声誉,降低损失。

   韩明珠和刘艺菲掌管“凡珠投资公司”和“瑞珠风投公司”,忙于股市上的股票运作,周云凡不想让人知道,他是两家公司最大的股东,掐掉去公司看看的想法。

   易雪灵忙于“灵韵山庄”周边的征地,正在筹备修建最高规格的疗养院,以及对周边地区的一期开发,她本人不在江州市,去了天京市,办理相关手续。

   周云凡想到韩沁,她掌管的是“百星娱乐公司”,公司明星荟萃,是最容易惹出八卦绯闻,还是不去为好。

   至于徐萌萌,她正在市人民医院上班,打电话给她,觉得也不适合,想来想去,周云凡想到很久没有见到干儿子汪慧民了,就拨打叶灵竹的手机。

   “妖女,还在天京市么?”周云凡拨通了她的手机。

   叶灵竹在手机里说,她确实还在天京市,知道周云凡想她了,在手机那端说了一声sorry,两个人聊了一会儿就挂断通话。

   周云凡觉得自己漫无目的,就付费下了计程车,觉得无聊,走在人行道,随便找了一张路边公共休闲长椅坐下,掏出手机,玩玩街拍,缓解心里郁闷的情绪。

   还真别说,看一看从眼前走过的行人,周云凡留意到很多不同的人情真爱,如同一首首流动的诗,偶尔秒拍一些有意思的镜头,抓拍一些微视频。

   碰巧的是,一个不和谐的画面闪入镜头,周云凡的手机刚好拍到这一幕,一个手里提着塑料袋的中年妇女倒在地上,一个戴着自行车头盔的女孩,骑着一辆长途旅行自行车刚好从旁边路过。

   那个中年妇女就势一滚,刚好撞到那个女孩的自行车上,她大叫撞死人了,声音特别刺耳,周云凡亲眼目睹了事情发生的过程。

   哇靠!碰瓷,呵呵。周云凡觉得这是今天拍摄到的最有意思的视频,抬头张望了一下,感觉这里可能是道路监控点的盲区。

   接着,那个女孩的同样,骑着长途旅行自行车,从前面和后面赶过来,这时候围观的路人,很快就多了起来,不到两分钟,就围得水泄不通。

   这时候错过了早晨上班高峰期,巡警晚到了一些,那些围观的人群当中,挤进了大大小小一群人,这些人看上去是那个倒地中年妇女的同伙。

   周云凡也在围观的人群当中看戏,不难看出那个女孩身穿的是名牌运动服,那辆长途旅行自行车,最低价不会少于一万。

   女孩取下自行车头盔,没想到她是假小子型的美女,男式头发,红唇贝齿,柳眉星目,高桃的身材,凹凸有致,瞧向倒地的中年妇女,双目念煞,里面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不屑和鄙视。

   那个中年碰瓷倒地妇女,嘴里不停地嚷嚷,身上这里疼,那里痛,还真把那个骑行旅行的女儿给难住了。

   那个中年妇女同伙当中,很快有人叫嚣说赔医疗费,赔精神缺失费,说撞倒人,不赔钱不可能!

   那个女孩旅行同伴,是天京口音,他们大声申诉这是讹诈!只是围观的人,同情心泛溢,被煽动后,情绪波动很大,都替那个倒地中年妇女打抱不平。

   周云凡站在人群里,冷静地看女孩那群人如何处理这件事,那个女孩心里愤怒到了极点,委屈到了极点,她的同伴有人提议同中年妇女那群人,商量如何赔偿。

   这时候有巡警过来疏散人群,出面协调处理,这起撞人事件属于民事纠纷,不便于用强制措施,只好出面调停纠纷。

   中年妇女那群同伙,张嘴就是要二十万,少一分钱也不行,那个女孩的同伴与那些人争辩,最多三百块,不要就拉倒。如果没有巡警在,双方只怕是拳脚相向了。

   周云凡实在看不下去,掏出手机,递给巡警当中的警官,让他翻看那段微视频,那个警官看过后,心里有数了。

   巡警对这群流动作案的诈骗团伙,还真是头疼,大案不犯,小案不断,眼光毒辣,总是找外地人下手,每次都能捞到好处。

   这里刚好是道路监控点的盲区,这个团伙选择在这里作案,屡屡得手,从不空手而回。眼下,没想到的是,那个中年妇女的碰瓷过程,却被周云凡程拍摄到了。

   那个团伙当中有人混迹在围观人群中,不露声色,阴狠的瞧了周云凡几眼。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