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氏集团的记者招待会在各大网站和各个平台几乎同步播出,就连电视上的新闻栏目都没错过。

   相比情人节羡煞城女性的盛世求婚,霍凌霄突然辞职霍氏集团的消息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霍公馆里,霍老太爷因为孙儿的叛逆倔强气得这些日子一直身体抱恙,家庭医生就住在宅子里。看着电视屏幕上记者的提问以及孙儿铿锵果决的回答,老爷子再度气焰高涨,一手按在胸口,另一手提着拐杖痛心疾首地敲着地板,“糊涂!混账东西!真是糊涂透顶!”

   霍建钊夫妇看着屏幕上的儿子,同样震惊又心痛,愤怒又不舍。不到最后一刻,他们始终不相信儿子会为了那个女人抛弃一切,宁愿一无所有也要跟她在一起。

   这俨然私奔的行径,他还好意思对着媒体记者大秀恩爱,霍建钊深吸一口气,恨恨地拿起遥控关了液晶屏幕,“真是逆子!白养活那么大!”

   “怎么办?凌霄怕是真要跟我们断绝关系了……”霍夫人到底是做母亲的,哪里舍得儿子离家,言辞间已有妥协退步的意思。

   “什么怎么办?断绝就断绝!我就当没他这个儿子!”霍政钊雷霆般低吼了声。

   庭院里有车进来,管家上前汇报:“夫人,倪小姐来了。”

   “亦可?”霍夫人吃了一惊,连忙起身,还没走出客厅,见高挑靓丽的女孩儿已经快步进屋。

   “阿姨!”倪亦可一看到霍夫人,出口落泪,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看着很是心疼。

   霍夫人上前,拉着倪亦可的手安抚:“好孩子,不哭,一哭就不漂亮了,亦可最听阿姨的话了。”

   倪亦可乖乖点头,抽出一手按了按眼泪,明媚大眼我见犹怜,“阿姨,我看到新闻了,凌霄为了那个女人……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他是不是疯了?公司是他十年的心血啊!”

   女孩旅途的盛放唯美写真

   提到这话,客厅里气氛越发凝重窒息起来。

   霍夫人同样红着眼眶,此时只能强颜欢笑,尴尬地看了看客厅里的丈夫跟老爷子,无奈地道:“凌霄一心认定了那个女人,我们怎么劝都没用了,原本,说让他辞去公司职位,只是想逼他退步,可不想,他居然……”

   一向以乖巧温婉形象示人的倪亦可,再也压抑不住心底的嫉妒和不甘,眸底迸射着浓浓的憎恨与怒意。

   “我本来跟凌霄在一起好好地,是那个女人插足,凌霄才跟我分手……”

   “亦可,阿姨都明白,你受委屈了,那个女人的确配不上凌霄,也不配做我们霍家的儿媳,可现在……凌霄连公司都不要了,也要跟她在一起,还跟我们断绝来往。”每说到这里,霍夫人便忍不住心里的悲痛,“孩子,你年轻又漂亮,又事业有成,喜欢你的优秀男孩那么多,阿姨没有福气做你的婆婆,你还是忘了凌霄,重新寻找自己的幸福吧。”

   方家。

   看着电视上的新闻报道,徐美慧吃惊的连儿子都不顾了,急忙跑到客厅盯着屏幕,继而不敢置信地回头看向沙发上的方秉国,脸色扭曲抽搐,“哈——我我、没听错吧?霍凌霄辞去霍氏集团总裁的位置了?哈哈……他是不是被方若宁那死丫头下降头了?他居然连公司都不要了!”

   这些日子,徐家的人在致远地产一直夹着尾巴做人,就是忌惮着霍凌霄,可现在霍凌霄一无所有了,她突然间觉得希望又来了!

   可是,霍凌霄接下来的话,让她心里又生出浓浓的嫉妒。

   “应该说,是她让我知道,人生除了打拼事业,追逐权力和财富之外,还有另一种成就——这种成就就是有幸找到相爱契合的另一半,收获美满的爱情与家庭。”

   霍凌霄爱的宣言震惊场,也让徐美慧嫉妒到心灵扭曲。

   “这个死丫头,居然这么好命!能得到霍凌霄这种男人的宠爱,为了她竟连荣华富贵都愿意放弃!”咬牙切齿地说着,她紧紧拧着手中的玩具,就像当年欺负方若宁时揪着她耳朵头发时的样子。

   方秉国同样震惊得无以复加。

   霍凌霄跟女儿求婚的事他也知道,欢喜了一夜,想着从此以后也能跟着女儿飞黄腾达了,可不想转眼间那个女婿就一无所有了。

   前后巨大落差让他一时难以置信,面对徐美慧的辱骂讽刺也没了反应,连忙去拿手机打电话。

   可是,手机响起好久,直到自动挂断,那边也无人接听。

   “呵!你还给她打电话干什么?他们现在一无所有了,什么都不是了,你的美梦泡汤了吧?方秉国我告诉你,你那女儿靠不住,你以后还是对我好点,否则,老了贪了饿死在床上也没人管!”

   “你给我闭嘴!”方秉国气得双手颤抖,对着她大喝一声,脸红脖子粗地吼道,“你这蛇蝎心肠的女人!成天咒我不得好死!我当初怎么会眼瞎被你迷惑!”

   徐美慧的心理已然扭曲变态,见他气得破口大骂,她反而越发兴奋:“呵!你现在后悔了?后悔也不行!为了儿子我不会跟你离婚的!公司早晚还是儿子的!”

   消息传遍网,到处议论纷纷,有嘘吁惋惜的,有羡慕嫉妒的,还有说着风凉话,坐等两人分道扬镳的。

   而霍氏总部的两个当事人,却如释重负,夫妻双双把家还。

   手牵手离开公司,丝毫不介意旁人的看法,此时的他们,眼里只有彼此。

   “真不敢相信,霍总就这样离开了,为了一个女人,什么都能抛却不要。”

   “是啊!想不到霍总居然是这样深情专一的男人!好羡慕方律师哦!”

   “只是,霍总这牺牲未免太大了点!”

   “哎,我说你们都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以霍总的能力,这些年早已身价不菲,就算离开霍氏又如何?照样能享受荣华富贵,还能陪伴老婆孩子。一个个自己温饱都没解决呢,还替别人操心上了!”

   突如其来的一番话扎心了,八卦的男男女女顿时作鸟兽散,各忙各去了。

   坐上车,两人依然十指相扣,霍凌霄突然扭头问她:“饿了没?”

   方若宁看着他,不解:“怎么,你饿了?”

   “不是,我想,你若是不饿的话,那不如我们直接去接轩轩吧,然后,带你们去个地方。”

   “什么地方?”

   “秘密。”

   方若宁见他高深莫测的样子,皱了皱眉,狐疑地再三看他,这人不会又准备了什么惊喜吧?

   车子去到幼儿园外,霍凌霄没让方若宁下车,他亲自去幼儿园,不一会儿,就牵着方昀轩出来了。

   这些日子,有了爸爸妈妈的共同陪伴,方昀轩性子又活泼开朗了很多,一坐上车便笑眯眯地看着方若宁,“妈妈,是不是从今以后,我们都能在一起了?”

   方若宁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欢乐地答:“是啊!以后我们一家人再也不分开了。”

   “太好了!我等这一天等了好久!”

   小家伙,明明才四岁多,说话一副老成的口吻!

   一家人回到别墅,霍凌霄拖出几个行李箱便开始收拾东西。

   方若宁看着他忙忙碌碌,进进出出,再度疑惑:“你这是要去哪儿?还要带这么多东西?”

   “嗯,逃亡。”

   “逃亡?!”女人吃惊的眼眸瞪大。

   霍凌霄回头看她一眼,解释道:“我突然辞职的消息传开,这些日子肯定每天都会有记者蹲守,不逃还等何时?”

   她知道那些记者是很疯狂,“可是逃去哪儿?”

   “别多问,跟着我走就行了。”男人回头看了她一眼,神秘地道。

   消息来得太突然,方若宁完没有心理准备,傻愣在一边。

   “愣着干什么?快去看看轩轩,帮他收拾下,我们赶航班。”

   女人回过神来,见他收拾的都是夏天衣物,问道:“是去海边?”

   “嗯,年前你不是承诺轩轩,先去瑞士滑雪,再去热带海边吗?瑞士滑雪去了,海边你可食言了,现在补上。”

   方若宁眨眨眼,是有这回事,可是她跟儿子说的话,怎么这人知道的一清二楚?

   “呵,那小东西果然是个吃里扒外的家伙,他还有什么事没跟你说的?”

   见她瞪着眼眸愤愤不平的样子,男人笑着走上前,双手捧着她的脸低头亲了亲,哄道:“好了,咱俩谁是里谁是外?现在我们是最亲密的爱人,儿子都排在后面的。”

   方若宁见他又开始油腔滑调,娇媚地瞥了眼,转身走了。

   去机场的路上,方若宁才有空拿出手机看看。

   太多信息,太多未接电话。

   方秉国的,姑姑的,卫云澈的,还有以往那些同事的,她看下来,无心回复。

   所有该说的,霍凌霄在记者招待会上已经说得很清楚,他们再来询问也没有意义。

   只是想到即将开始的旅行,她给好友回复了>我们已经离开公司了,收拾好行李在去机场的路上,霍凌霄说要带着我们逃亡,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文字信息发出去,很快,冯雪静回了语音过来。

   方若宁不好意思当着霍凌霄的面开外音,只好把手机放在耳边。

   “什么意思啊?你们就这样走了?太匆忙了吧?去哪里啊?我以后想找你玩怎么办啊?什么时候回来啊?”

   一堆的问题像糖葫芦串联在一起似得,方若宁能想象好友现在的震惊,可惜,这些问题她一个都回答不上来。

   无奈地,她只能回复:我都不知道,他都没说。

   “天啊!霍凌霄彻底颠覆外界对他的认知了!这接连大手笔,简直让人应接不暇!”

   方若宁闷闷地笑,想了想,又敲上一行字。

   等到了目的地,我再联系你。

   “好吧,远离这些是是非非纷纷扰扰,也挺好,祝你们玩得开心!”

   *

   十多个小时的飞行加游轮,到达目的地的刹那,方若宁惊得目瞪口呆。

   蔚蓝清澈的海水,洁白细腻的沙滩,奶油般漂浮的白云,明镜般洁亮的蓝天,眼睛不管移到哪里都是可以做电脑桌面的唯美画面,她只能感慨自己是站在人间仙境。

   “这……这是什么地方?”回头看了眼正从游轮上取下行李的男人,方若宁说话的语调都有些飘忽。

   长长伸进海里的实木栈桥上,有管家模样打扮的外国人从岛上走来,身旁跟了名服务生,推着行李车。

   霍凌霄用当地礼仪同那人打招呼,而后流利的英语提醒:“麻烦把这些行李送到别墅。”

   “是,先生。”

   管家带着服务生将行李推走,霍凌霄才定睛看向面前的女人,拉着她的手臂:“现在太阳有点大,别晒坏了,先上岛吧。”

   方若宁被他牵着走,视线落下,桥底的海水宛如蓝绿宝石,粼粼波光在海底皎白的砂子上晃动着。

   她不是没在海边度假过,只是从来没光顾过这种镶嵌在茫茫大海中央的单一小岛,这种感觉太奇妙了,好像天上掉落的星子,孤零零地躺在海洋母亲的怀抱里,随波摇曳,绽放着动人光彩。

   人间天堂,也不过如此。

   两人牵手走过栈桥,霍凌霄对这一幕已经见怪不怪的样子,好似来过很多次似得,只有方若宁,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视线透过墨镜饥渴地欣赏着每一处绝美画面,心底的震撼经久不散。

   而方昀轩早在跳下游轮的那一刻,便像是放飞的鸟儿回归森林,一路欢呼跑着穿过长长的栈桥,上了沙滩。

   “爸爸,妈妈!你们快来啦!这里太酷了!”小家伙激动就又飚英语,兴奋的样子让方若宁也止不住挑眉,只想对着蓝天白云大海沙滩狂喊几声。

   所有的不悦、阴霾、伤痛,还有那些流言蜚语,污蔑诽谤,都被这美丽的圣地洗涤一空,她再也忍不住,双手捧在嘴边,转身,对着大海。

   “啊——啊——这里太美了!太美了!”

   身长玉立的男人,黑超遮面,五官俊朗,冷酷十足,但是镜片后的眼眸,却幽深含笑地盯着面前的女人,那眼神完完就是老父亲看着可爱小女儿的宠溺模样。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