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的理综考得应该不错吧?”

   杨宁刚坐下,小胖子就没心没肺的笑起来,说完还不忘去看不远处的王志专。

   “马马虎虎吧,对这次的理综,我没太大把握。”

   杨宁说的是实话,不过小胖子才不信,他原本还打算说几句刺激人的话,可却发现王志专正掏出十张红人头,递给了班长陈小麦。

   “也捐一千块?”陈小麦露出惊讶之色。

   “对,这是过年的压岁钱,存着也是存着,还不如做点好事。”王志专一边说着,一边望向小胖子,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碰撞着。

   “装大款显摆是吧?”小胖子撇了撇嘴:“学我?告诉,这招没用,世界杯出了个胸夹手机的乳神,之后一堆人有样学样模仿,可最后有成功出名的?”

   “我想怎样就怎样,还轮不到教我。”换做平时,王志专铁定发飙了,可今天他却出奇的没有动怒,而是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真决定了,这么突然?”

   “爸,尽快让妈帮我办好手续吧,那样我考上交大的把握更大。”

   “反正户口去年就转过去了,妈跟附中的几个领导也都认识,再花点钱,插班进去也不是问题。为了能考上好大学,这点钱是值得的,早知道,去年就应该帮转过去,这都还剩不到一个月了。”

   游乐园少女

   …

   王志专用手机跟王明朗互发短信,经过考虑后,他做出了转学的决定。

   当然,初衷绝不是为了所谓的考上华海交大,而是他想躲避杨宁,看到谢成栋的悲催下场,他从昨晚到现在,身的寒毛都还是竖着的。

   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王志专一边暗暗想着,一边将手机放下,同时,他取出纸跟笔,写了一张假条,等下午,他就去跟老周请假。

   事实上,没人知道王志专已经做出这种决定,整整一个下午,都死气沉沉的,即便周小飞主动挑衅,他也爱搭不理的。

   “真邪门了,这王志专该不会转性了吧?”周小飞一脸不爽:“杨宁,说这小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不知道,可能考得不好吧,心情有些糟糕。”杨宁随口道。

   小胖子笑道:“真希望老周快点公布模拟考成绩,到时候狠狠扇这王八蛋的脸,他肯定不会脱裤子裸奔,这点我很肯定。”

   “既然都知道他不会脱裤子,那干嘛还很期待的样子?”

   “图个乐呗,就想看看他的熊样。”小胖子贱贱的笑着。

   杨宁无语,他不再搭理小胖子,而是取出化学的复习资料开始翻看起来。通过这次模拟考,他清楚的意识到自己还有很多不足,好在时间很充裕,完够他赶上来。

   …

   “周延禄这王八蛋!”

   管账的财务在旁说着昨晚的损失,谢桂彬越听脸色越青,到最后更是气急败坏了。

   “谢总,等我好了,一定砍断他的双手双腿!”许奎也气得不轻,因为好几个场子,他都有干股在里面。

   “可能没这个机会了。”

   许奎刚说完,病房的门就被推开了,只见孟飞宇阴沉着脸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大群穿制服的警务人员。

   “孟局长,搞这么大阵仗,想干嘛?”谢桂彬冷声道,同时心里也咯噔了一下。

   今早孟飞宇的态度大变,他不是没往深处想,也猜到那个叫杨宁的学生,肯定有一些背景。在他看来,孟飞宇肯定是抱着两头都不得罪的心思,只是谢桂彬没想到,孟飞宇竟然带着这么多人来,难道是来抓人的?

   那小子到底什么背景?

   直到现在,谢桂彬终于开始正视杨宁的背景了,孟飞宇既然清楚他身后站着李家,依然敢来抓人,岂不是说,那个叫杨宁的小子,背景比他还深厚?

   不可能!

   谢桂彬在脑子里找了很久,都没找出在南湖市,甚至整个江宁省,有哪个杨姓家族比李家还牛逼!

   “谢总,这是上面的意思,说想请去一趟警局,协助警方调查。”孟飞宇平静道。

   谢桂彬暗暗松了口气,看来情况还没糟糕到预想的程度,随即冷哼道:“既然是协助调查,孟局搞这么大阵仗,是来吓唬我的吗?”

   “当然不是。”孟飞宇摇摇头,随即望向许奎:“何市长亲自下达指令,要逮捕许奎,这是逮捕的批文。”说着,他取出一份文件。

   “操!姓孟的,想过河拆桥,有种试试,老子不好过,也不怕抖出来!”许奎情绪很激动,咆哮道:“别以为自己就干净了!”

   “我做过什么了?”孟飞宇冷哼:“如果指的只是那件事的话,我会主动跟何市长交代清楚的。”

   许奎脸一僵,对呀,他这才想起来,跟孟飞宇打交道这么久,好像确实没抓住别人什么把柄,要说唯一能值得说说的,就是孟飞宇跟龙华地产借了一笔钱,数额还挺大,不过去年已经还上了。

   “我是患者,不能抓我!”许奎尖叫道:“医生!医生!有人虐待病人,警察虐待病人了!”

   “就算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理。”孟飞宇笑道:“刚刚我将这一层的人疏散了,对外宣称这里有犯罪份子。”

   “这是诽谤!我要告!”许奎怒了,同时不断望向谢桂彬,这是他如今唯一能指望的人。

   他这些年做过什么他心里明白,甚至手上都有好几条人命,这要是被弄进去,指不定就要永无天日了,甚至可能直接被拉到靶场给枪毙了。

   “诽谤?我也没说谁是犯罪分子呀,只不过那些人胆小,都不用我细说,一溜烟就跑了,连带着楼下的听了后,也都跑了,如今整栋楼,都不见得有几个人。”

   孟飞宇笑眯眯道:“知道这叫什么吗?蝴蝶效应,有空记得多读读书。”说完,孟飞宇整张脸都变了:“带走!”

   “!”许奎一脸绝望的被抬走,谢桂彬又惊又怒,他真吃不准孟飞宇要干嘛,这是要跟他站在对立面的节奏?

   他有资格吗?他敢吗?

   不是谢桂彬瞧不起孟飞宇,事实上整个华夏,副处级干部多如牛毛,有着媳妇娘家人做靠山,像这些处级干部,还真不怎么看得上眼。

   “谢总,是愿意配合我们的工作,还是想我们三顾茅庐去请?”

   既然翻了脸,索性就彻底点,孟飞宇已经看清楚了形势,他不可能干两头都想讨好的墙头草,必须让两方都明白他的立场。

   “孟飞宇,有种,给我记着。”谢桂彬冷哼:“我自己去,不劳们费心!”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