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杨宁这话,无疑是很残酷的,众人听完,难免思绪万千,不过更多的是后怕。

   他们能够成为指挥室中的一员,不管是意识,还是反应,都是极高,稍稍一回味,便细思极恐。

   没错,戴德蒙为人处事如何暂且不论,就说他们与戴德蒙的关系,人家凭什么就愿意保下他们?

   再说了,在那些大人物眼中,他们就是彻头彻尾的炮灰,怎么可能看得上眼?

   先前只是心存侥幸,以为真可以蒙混过关,如今想来,恐怕真事事听从戴德蒙的安排,被骂了估摸着都要替人家数钱!

   “长官,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美女副官忙道。

   杨宁并未回答,而是观察四周密密麻麻的舰队群,坦白说,他也不敢冒然让澄海舰队脱离,因为这么多势力混在一起,天知道会不会卷入是非中。再说了,倘若戴德蒙铁了心要灭口,就断然不会放任他们离开,只要稍稍有一丁点异动,搞不好戴德蒙就会找借口,命令舰队攻击他们,事后再找一个理由栽赃,有着大人物当靠山,其他势力也断然不会

   替澄海星出头。

   “局势很乱,处境也很紧急。”

   杨宁沉声道:“我们只有一次赌的机会,而且还不能赌输,否则,大家就等着遭到戴德蒙率领的舰队围攻。”

   包括美女副官,在场所有人听到这话,都脸色一白。

   清纯外国妹子唯美写真

   杨宁没有理会这些人的千头万绪,依旧在找寻着退路,忽然,他的目光,不经意瞄到了一片星舰,上面,有着一面他熟悉的旗帜。

   铁钩!

   那是四皇星域所在区域,因为除了铁钩的旗帜外,他还看到了红胡子船长的旗帜。

   “铁钩眼下跟凯南正在地球,那么如今这些舰队的负责人会是谁?”

   杨宁微微皱眉,然后道:“替我联系四皇星域的舰队,我要跟铁钩舰队的舰长面谈。”

   “好。”

   美女副官没敢多问,赶紧让其他人播送讯号,尝试与四皇星域的舰队取得联系。

   在一阵漫长的等待中,终于,接通了与铁钩舰队的通讯,息影像中,是一位面容阴狠的中年人,他的目光充满着警惕:“们是澄海星舰队的吧?找我们舰长干什么?”

   “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们舰长私下谈谈。”杨宁平静道。

   “?”

   这中年人望向杨宁,眼中闪过一抹疑惑,然后道:“好,等下。”

   大概等了两分钟,才有一个男人出现,穿得是正儿八经的制服,脸上挂满着不耐烦,不过他在看到杨宁的那一刻,忽然露出惊讶之色:“怎么是?”

   “认识我?”杨宁可不记得,什么时候与这个男人有过交集。

   “当初大人营救凯南先生时,也随同凯南先生,还有一个奇耳族的娃娃,一同上了铁钩号。”

   这男人说道,然后皱了皱眉:“怎么又跟赤星星域的人搅合在一起?我记得,不是被安排在暗卡星了吗?”

   “这事说起来话长。”

   杨宁说道:“我有些事,需要跟单独聊聊,涉及到铁钩船长,还有凯南先生。”顿了顿,杨宁又道:“他们现在应该都在一个叫地球的地方,不过这颗星球如今属于自封状态,他们暂时还出不来。”

   “见过他们?”这男人惊讶道:“他们现在处境怎么样?”

   “放心,一切安好,不过可能会错过这次的古战场了。”杨宁说道。

   “有什么事快说,是不是大人跟交代了什么?”这男人一听铁钩跟凯南没事,稍稍松了口气。

   “确实有些重要的事,不过这些话,只能面谈。”杨宁说道。

   “那们赶紧过来。”见杨宁有些不自然,这男人露出恍然之色:“放心,我会跟其他三皇舰队交代一声,他们不会攻击们的。如果还不放心,我们过去也行。”

   “不是这样的。”杨宁露出为难之色:“我们现在的情况很不妙,随时可能遭到紫环星舰队的攻击。”

   “这是怎么一回事?”这男人有些纳闷:“紫环星跟们赤星星域不是盟友吗?”

   “这事说来话长。”杨宁摇头:“等熬过这一劫,我再好好跟解释。当下,希望能帮我脱离困境。”

   顿了顿,杨宁补充道:“戴德蒙铁了心要灭口,而且他有几位大人物撑腰,我不知道四皇星域能不能…”

   “哼!戴德蒙算什么东西?无非就仗着他那点家世,还真以为在这里能称王称霸了?”

   杨宁话都没说完,这男人就气急败坏道:“不就是有光耀星域撑腰吗?哼,别人或许会给光耀星域面子,不过黑暗星域除外,而我们四皇星域,就是替黑暗星域办事的。”

   顿了顿,这男人说道:“耐心等一下,我这就去跟黑暗星域的大人们汇报汇报,想必他们会很乐意看着光耀星域吃瘪。”

   说完,这男人就切断通讯,而这一番对话,也给了指挥室这群惴惴不安的工作人员一记定心丸。

   大概半分钟后,美女副官忽然露出急色:“长官,紫环星请求通讯。”

   杨宁环视一圈,沉声道:“大家放自然一点,别让戴德蒙那家伙瞧出端倪,都放轻松,跟往常一样。”

   说完,杨宁点头道:“替我接通吧。”

   戴德蒙的息影像出现在杨宁面前,他还是跟往常一样,一副热情又不失威严的形象:“我已经通知大家了,待会跟在我的舰队后面,因为刚刚一直联系不了,所以再单独跟说下。”

   顿了顿,戴德蒙有意无意的问了句:“对了,刚才怎么了?请求通讯的过程中一直无法连接讯号,是不是在跟其他星域的联系呀?”

   “对,刚好遇到熟人,就顺便打了声招呼。”杨宁微笑道:“放心,关于咱们那事,我一个字都没提。”

   “这样最好,也知道,真捅出去,大家都得倒霉。”戴德蒙满意的点点头:“那先这样吧,待会跟上。”

   “好,没问题,敬候指示。”

   看着戴德蒙心满意足的切断讯号,杨宁脸色才沉下来,一旁的美女副官忙问道:“长官,咱们待会怎么办?真要跟过去吗?”

   “先装傻,拖着。”杨宁并没有表面那么镇定,此刻他也在等铁钩号的答复。

   “长官,紫环星舰队已经发来讯号了,示意我们跟上。而且,他们有五艘战列舰正搁置在一旁,像是在监督咱们,防止咱们逃跑。”美女副官又道。

   “拖着,不要理会,现在还没撕破脸,他们暂时不会轻举妄动,至少要等其他星域的舰队离开这里才会下手。”杨宁冷静分析着:“所以,我们应该还有五分钟的时间。”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