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0th 2月 2021

by admin

   不是那种非黑即白,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

   如果苏沫儿是那样的人,他以后的日子岂不是很麻烦。、

   毕竟,从一个太监的身份走到现在,必然经历过一些常人想想不到的事儿。

   也做过心狠手辣的事儿。

   “早些休息,你担心的事儿,我可以解决了,不要有压力。”

   “没有压力。”

   苏沫儿才不会觉得让容珂帮忙有什么不会。

   或则,必须得用自己能力解决这个问题

   让这些苏家人继续蹦跶下去给自己添乱。

   又不是生母,脾气怎么可以这么好。

   有抱负有想法,可以呀!

   去南边慢慢改造那些彪悍的人吧!

   樱花女神黄灿灿夏日写真

   真是一个体贴的堂妹。

   苏沫儿看容珂,越看越喜欢了。

   从容珂手里将白色的玉箫,偷偷顺到自己手里。

   放在嘴边……

   微微吸气,吹动。

   手指落在几个孔上……

   一阵哑巴吼叫的声音响了起来。

   在苏家小院回荡。

   躺在床上苏棠睁开眼睛,从床上走下来,推开窗户,往苏沫儿房间那边看去。

   萧声……

   是容珂的白玉萧。

   但是声音为什么从姐姐房间里发出来的。

   想到这些,苏棠瞬间不爽了

   套上衣服往外走去,敲开苏沫儿房间的门。

   看一眼容珂:“大晚上早些睡觉,不要在女孩子的房间停留。”

   苏棠说话的时候态度很严肃。

   严肃的容珂都没有升起挑衅的心思、

   回头看一眼苏沫儿,我要回去了。

   “嗯!”

   苏沫儿点头。

   容珂走回了客房。

   至于苏棠看一眼苏沫儿说道:“姐,大晚上的,不要让对你有心思的人尤其是男人进房间。”

   “知道了!”

   苏沫儿点点头,答应的也很严肃。

   小孩儿这个年纪能够有现在这样的见解,很不容易了。

   而且,这是关心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关心。

   苏沫儿答应的很走心。

   苏棠放心了。

   转身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至于苏柒?

   睡的很踏实呢。

   半夜就算在院子里杀猪,苏柒都不一定能够听见,更何况是跑调的萧声。

   周氏倒是往这个房间瞥了一眼,不过……苏渠山现在的情况,要比苏沫儿还严肃。

   得好好看着了。

   苏沫儿关上门,确定苏棠走远了。披上衣服走到容珂休息的客房门前,伸手敲敲门。

   走了进去。

   住在容珂隔壁的陈戚……

   脸都黑了!

   心情不好了,他的仙女一般的沫儿姐姐怎么能够自甘堕.落,往容珂这个死太监坑里跳!

   跳的还这么心甘情愿!

   真的是让人不爽。

   只可惜他现在年纪太小了,有些事儿管不来。

   算了带着暗三去找那个赵老太太放松一下心情去吧!

   苏沫儿没有听见隔壁的动静。

   但是容珂听见,隔壁关门声音响起的瞬间,容珂嘴角露出笑来。

   拿着白玉萧,放在苏沫儿手里。

   “想学吗?”

   “也不是那么想,毕竟有人吹给我听对不对?”

   “对!”

   容珂点头。

   发现苏沫儿过来的时候竟然没有穿鞋,脚上是光着的。

   脸上闪过不赞同。

   “小神医不知道光脚走路对身体不好吗?”

   “医者难自医。”

   苏沫儿装模作样说了一句。

   “我准备回京城了,让小皇帝继续在这里呆半个月,半个月后,他也得回去。”

   “什么时候?”

   苏沫儿早就知道容珂是是要回京的人

   只是没有想到邻了邻了,才告诉她。

   看着容珂的态度……

   似乎就是最近了。

   容珂伸手捂住苏沫儿的眼睛,担心从苏沫儿眼里看见失望,捂着了就看不见了,心情宁静下来,说道:“天不亮就得走了。”

   ……

   苏沫儿眼睛颤抖一下。

   睫毛扫在容珂手心上,痒痒的。

   容珂低头,看一眼小姑娘。

   个子依旧不高。但是……即使不高也喜欢的很。

   低头,亲了一下额头。

   苏沫儿感觉到额头被凉凉的东西碰触一下,伸手把容珂放在她眼睛上的手扯了下来。

   盯着容珂。

   “你刚才亲我?”

   “没有的。”

   “嗯?”

   “说没有就没有。去穿上鞋子,带你出去走走。”

   苏沫儿点点头,走出房间,回到自己的卧房,穿上鞋子。

   踏着月色,跟容珂一起走出院子,小黄现在还没有睡,狗子一般晚上睡觉都比较晚的。

   狗眼发着绿光,盯着走出去的一男一女。

   汪唔汪唔……咕噜一下。

   到底没有叫出声,狗子还是比较怂的。

   惹不起惹不起。

   两个人都不好惹。

   作为一个尽职尽责的狗子,应该做的事儿就是不让陌生人摸进来,自家人出去的时候,就不会跟着了

   会被主人厌烦的,这么想着,黄狗回到狗窝里,闭上眼睛比往常睡的早了一些。

   苏沫儿跟容珂走在小路上。

   这个时代的夜晚还是很好看的。

   天空很好看,星星闪烁,月亮皎洁。

   有句话叫月明星稀,一般月亮比较亮堂的时候,星星也会变得比较稀疏。

   但是……

   今天月亮跟星星都很明亮。

   站在地势比较高的地方。

   看着皓月星空。

   没来由的,苏沫儿就想浪漫一下。

   视线落在容珂身上……

   坏了,人比夜景更美了。

   醉了醉了!

   要醉了!

   “傻笑什么,一脸色眯眯。”

   容珂再次伸手,这次捂住的是苏沫儿的嘴巴。

   笑容太大了,太耀眼了。

   他这一生似乎都没有这样笑过。

   人为什么就会这么开怀呢?

   苏沫儿扯开容珂的手,说道:“你闭上眼睛。”

   “……”容珂闭上眼睛

   月光洒在冷峻的面容上,苏沫儿盯着容珂的薄唇看了好一会儿。

   脸红了一下。

   对着容珂眼睛亲了一下。

   嘴巴的话……

   未成年呢,不能随便亲。

   容珂睁开眼睛,嘴角勾起一个弧度。

   其实,如果想要开心似乎也很简单。

   容珂什么也没有说,定着苏沫儿……

   只把苏沫儿看的老脸都红了。

   “看什么看,不过是还给你罢了。”

   “嗯,有道理。”

   容珂声音清隽,不夹杂任何欲.望。只有心里的无限欢喜。

   苏沫儿指了指容珂手里的白玉萧。

   “这个东西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没什么的,你喜欢就送你了。”

   把手里的白玉萧塞到苏沫儿手里。

   接着教导苏沫儿简单吹奏注意事项。

   一晚上……苏沫儿成功的不破音了。

   然而,什么曲调之类的,就不用响了。

   乐器也是需要天赋的。

   看一眼天空的慢慢变白,星星渐渐隐匿。

   容珂站起身子:“我送你回去。”

   “好!”

   苏沫儿知道容珂的意思,大概要等她睡着了,这人才会走。

   送别什么的,一听就很苦情。

   不适合她。

   于是就没有说破。

   踏着露水走回小院,苏沫儿被容珂揽着,提气直接上了三楼。

   “这是轻功?”

   “嗯,你学不会的。”

   “……”苏沫儿心里郁闷一下,不用总是提醒她的,她已经接受了不会武功的现实了。

   看一眼天色,已经不是晚上了

   即然不是晚上,就可以让男人进房间。

   容珂坐在床边的圆凳上,苏沫儿解开沾了露水的衣服,盖上被子躺在床上闭上眼睛……

   再次醒来!

   天已经大亮了。

   身边的人也没有了。

   空气中还残留的冷香。

   看一眼枕边的白玉萧,能够被容珂放在手里时刻把玩总觉得是个有故事萧。

   不过现在是她的了。

   苏沫儿笑了笑,从床上起来。

   穿上衣服,推门走出来。

   正好看见敲门的苏柒。

   苏柒瞧着苏沫儿有些红肿的眼睛。

   “怎么回事,睡到现在竟然睡出了水泡眼?”

   “……”苏沫儿摇摇头。

   “饿了,有东西吃没?”

   “有的,让魏梓给你热着,豆浆饺子还有炸出来的油条。”

   “研究出来油条了?”

   “魏梓研究出来的。”

   苏柒说着一脸自豪。

   油条这个东西她还是第一次吃。

   很好吃!

   以后官道上的铺面,又可以多一种挣钱的东西了。

   “魏梓研究出来的跟你有什么关系,瞧你自豪的。”

   苏沫儿说着做到了凳子上。

   苏柒把吃食推到苏沫儿手边。

   “你这话就不对了,魏梓是我的丫头,肯定跟我是一条心的,她做的就是我做的。”

   “那苏柒能够琴棋书画都会,是不是代表你也回了,我来考考你。”

   “……”苏柒泄气了,不想说话了。

   为什么有个这样的姐姐。

   整天都会提醒她哪儿哪儿做的不好,姐姐的打开方式是这样的吗?

   她怎么觉得魏梓更想一个合格的姐姐。

   虽然……

   感觉是这样。

   但是在心里更信任的还是苏沫儿。

   “姐,我做梦梦见苏衡当了大官了,把你抓走了,让你没日没夜不能睡觉的给人看病,监督的人就是大伯娘,大伯娘手里拿着铲子,把你给埋在土里了。”

   “……”

   苏沫儿一口油条呛在嗓子里。

   赶紧灌了一口豆浆。

   看向苏柒:“晚上少睡一些,你做的梦有些恐怖。”

   做梦怎么不梦见自己出事故呢?

   苏沫儿瞅着油条突然不想吃了。

   习惯性的往旁侧看了一眼,容珂没有在……

   那个人已经去了京城了。

   京城美女多!

   心里突然就有些不放心!

   不对……

   美女多又如何,难不成那些美女还能看上不能传宗接代的容珂?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