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珍珠走出去了,开了门。

我喊了一句:“你今晚不陪我睡了啊。”

她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我则是马上打开了聊天软件,看看贺芷灵跟我说什么。

啥也没有。

让我太失望了。

这家伙到底跟哪个男人在一起?

文浩?

肯定不是,她对文浩恶心至极,跟谁都不跟文浩。

那那么晚了,是和谁在一起呢?

我想不出来了,毕竟人家贺芷灵,大美女一个,身边的追求者络绎不绝,贵公子,总裁,大老板,x二代,企业家,等等等等。

我只是其中一个最不起眼的那一个,我之所以能和贺芷灵离得那么近,难道只是因为工作的因素?

气质女生白纱长裙盘头温柔唯美写真照

我想之所以得到贺芷灵特殊的对待和爱戴,是因为她觉得我还算是一个好人,而且有过肌肤之亲。

可是啊,哪怕是有了肌肤之亲,征服的只是身体,却还是征服不了她的心。

我想,贺芷灵所谓的让我赚够一个亿,再考虑跟我的那种话不过是在激励我,她并不是真的要我赚够一个亿,而是想让我上进。如果让贺芷灵觉得我在乎她,我还是需要不断的上进,努力,才是对她的认真。

我让她觉得没有安感,实际上她也让我觉得没有安感。

可实际上就是这样,因为我自知配不上她,所以没有安感,我想明白了,即使我和贺芷灵有了男女朋友的实际名义,做了一对情侣,我一样管不住她,因为她实在太优秀了。我哪怕是给她做饭做菜,管住了她的胃,却守不住她的心,我哪怕是管着了她的钱,假设一下吧,那也一样留不住她的人,在她面前,始终呈现出来是一个弱者的形象,我们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

这样的在乎,没有用,真正有用的在乎,是把我自己变得更加的优秀,让她在乎我。

次日,直接去找了程澄澄。

到了程澄澄的佳华酒店门口,跟那些人说,我找程澄澄。

那几个酒店的人,也见过我好几回了,他们知道怎么做,然后一层一层的往上报,程澄澄同意见我了。

还是在那个小别墅那里。

还是那个二楼。

她很喜欢这个地方。

程澄澄双手抱胸,端着一杯咖啡,站在窗台那里,看海。

这天阴沉沉的,下雨呢,也没啥好看。

海面上,一片昏暗,浪还挺大。

我走了过去,咳嗽了一声,她也没转身过来。

我自己坐下来,在阳台玻璃门后坐下来,拿了烟灰缸,点了一支烟,陪她看看海。

程澄澄说道:“人心就像大海一样,人们看到的永远只有表面,平静或者大浪之下,是什么?”

说着,她扭头看向我。

我说:“你是在说我吗?用大海来影射我吗。我看起来很风平浪静,就像大太阳下那天第一次和在海上游艇见面的海面一样,可实际上,风平浪静的海面下,也许就是波涛澎湃,暗流汹涌,是吧。”

程澄澄说道:“波涛澎湃的海面下,也能是暗流汹涌。”

我说道:“你是在说我。我什么时候跟你波涛澎湃?”

程澄澄喝了一口咖啡,问我道:“要不要来一杯。”

我说道:“要,口渴。”

她让人给我上了一杯咖啡。

我喝着,说道:“味道不错。”

程澄澄说道:“不感觉苦吗。”

我说道:“苦,但很香。”

程澄澄说道:“珍珠酒店那边的清吧,是我让人砸的。”

没想到她直接就说出来了,这,不科学啊,这不走寻常路,让我一下子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我来着的路上,还想着怎么开口问她呢。

没想到她直接就招了,承认了。

我说道:“我知道。”

程澄澄说道:“你来你不就是为了问我这个事吗?”

我说道:“的确是这样子的,就是为了来问这个事。”

程澄澄说道:“好了,你不用,我告诉你了。”

我盯着程澄澄看了许久,说道:“你真的是好美,我觉得你如果进演艺圈,也能取得不俗的成绩。”

程澄澄说道:“我有多美,我心里明白,不需要你夸我。”

程澄澄说着,把咖啡杯放下,然后捋了捋额前秀发。

我问道:“我们两个相比起来,你觉得我们谁更阴险?”

程澄澄说道:“是你自己自找的。”

我问:“想必你是知道上次砸你们酒店的事,是我们干的吧。请问你怎么知道的,是问四联帮的人,还是查出来的。”

程澄澄说道:“查出来。我们买通了四联帮和珍珠公司的一些人,来帮忙协助调查,让他们盯着那天你们派人来砸我们酒店当天的视频看,看看有没有自己认识的熟悉的身影。”

我说道:“结果有人认出来了我们珍珠的自己人。”

程澄澄说道:“你们的人也是能收买的嘛。”

我呵呵一笑,说道:“林子大了,什么鸟没有。”

珍珠集团的人,没想到也有这样的败类,要严查才行。

不过不说我们了,就是程澄澄这样的教派组织,一样有这样出卖组织的人存在,何况是我们,想要让每个人都做到忠心耿耿那不可能。

回去之后,一定要查出来是谁这么干的。

程澄澄问我道:“我想了好久,我不知道你们要这么做。我们和珍珠,好像没有什么过节吧。”

程澄澄凌厉的目光盯着我。

我说道:“这是我干的,我想挑拨起你们和四联帮的战火。”

程澄澄说道:“你想坐山观虎斗。”

我说道:“是,我希望你们能和我们联手,灭掉四联帮,那是我最大的敌人。他们不仅是在监狱对付我们,还在外面对付我们,我以前的女朋友差点被他们害死,害得我和女朋友分手,这仇不能不报。”

程澄澄说道:“不止是这个原因吧。”

我抿着嘴。

程澄澄说道:“想让我们斗得两败俱伤,你们好坐收渔翁之利,消灭四联帮,下个便是我们。”

我没说话。

程澄澄说道:“我怎么样对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我说道:“我不是在对付你,程澄澄,我是不想要你搞什么组织!你懂吗?我对你本人并无恶意,但是你这个教派,就是不行,不能发展下去。”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