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若宁走到门口,准备开门时突然又放下手,干脆坚决地道:“陈秘书,你跟霍先生说一下,我这几天太累了,想早点休息。”

“霍总说了,只是去露个面,不会呆很长时间,他晚上还有另外安排的。”

“……”方若宁犹豫不决。

门外,陈航捧着装衣服的礼盒,想着霍总交给自己的艰巨任务,只好苦口婆心地再劝:“方律师,霍总也知道你这几天辛苦了,本不该麻烦你,可是我们同行几个都是男人,总不能男扮女装去陪霍总啊?”

方若宁不为所动:“以霍总的资本,还愁找不到一个女人?”

“找是找得到,可那些货色怎么入得了霍总的眼。”

呵,这话说得,好像霍凌霄看得上自己,还是自己的荣幸了。

她能不要这份荣幸吗?

“方律师,哎呀!我们霍总又不是毒蛇猛兽,你怎么怕成这样?你放心,最多两个小时,他吃不了你!”

“谁说我怕他了!”

“好!不怕不怕!不怕那你就陪他去一趟嘛……正好认识一些当地的权贵大佬,也有利于公司以后在G市的发展——说到底,这也是工作需要,又不是私人邀请,你就当是在加班好了。”

方若宁僵在门后,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的,可是晚上走不了,她若推脱到底难免让人觉得她做人有问题,又或者是跟霍凌霄有什么恩怨矛盾。

可爱花朵MM清秀可人

两个小时,想着也不算太难熬,她又迟疑了下,这才拉开门板。

陈航听着门锁打开的声音,暗地里呼出一口气。

等那明艳的女人站在面前,他立刻笑着把纸盒奉上,“方律师,这是礼服,最小码的,应该合适。”

方若宁看着那个纸盒上的LOGO,眸光微暗,“能不能剪吊牌?”

“那当然!这衣服穿了后就是您的,置装费算在我们公司账上。”陈航笑得更殷勤。

方若宁也不客气,接过纸盒又转身进屋,拍上了门。

陈航被强劲的气流扇的脖子往后一梗,继而皱皱眉耸耸鼻梁,暗忖这女人脾气真大,跟他家老板是一样的性格!

回到房间放下纸盒,看着上面赫赫镶嵌着的英文字母——Dior,方若宁不屑地冷嗤了句。

有钱人真是排场大,给她一个女伴准备礼服就算了,还是这样天价的奢侈品牌。

盒盖揭开,映入眼帘的那条衣裙让她一眼认出,蕾丝刺绣,低调而奢华,款式很规矩,没有袒胸露背。

这一点倒是让方若宁非常满意——她才不会穿那种性感暴露的衣服出现在霍凌霄面前!

长裙换好,穿衣镜前左右扭转照了照,非常合适,简直像量身定做的。唯一让她郁闷的是,腰带细细一系,衬得她上围过于明显。

转头盯着桌上那张宣传海报,眉心轻拧,明明穿在金发碧眼的模特身上是一种清新细腻又不失惊艳的感觉,可到了自己这儿,那么端庄保守的款式,竟也被穿出了风情妩媚的味道。

衰!

时间紧迫,她也来不及多想了,赶紧从行李箱翻出化妆盒开始上妆。

外面一道惊雷炸响,惊得她差点把口红都戳断了。转头朝外看了眼,皱眉,好端端的天气竟开始下暴雨了!

房间门又被敲响,陈航声音很大:“方律师,你准备好了吗?要出发了!”

方若宁起身看了看镜中的自己,本就五官标致,脸型小巧,经脂粉稍稍一修饰,便越发显得精致立体,光彩照人!

“好了好了!马上!”高声应了句,她起身收拾那个装礼服的纸盒,发现里面还有一个钱包大小的小包裹。

拿起一看,竟然是同系列的手包!

想着今天是自己生日呢,她自嘲地想,这礼物还不错!回头把裙子跟手包二手一卖,够她一年多的房租了!

门打开,陈秘书一抬眼,嘴巴都张开了准备说什么,突然惊艳地瞪着眼,呆掉了。

方若宁将手机和房卡装进小包,顺势带上门,看向愣掉的男人微微提醒:“陈秘书,走吧。”

陈航这才回过神来,转身跟上,情不自禁地夸道:“方律师,原来你这么漂亮!”

方若宁淡淡反问:“我以前的形象很丑吗?”

“呵呵,当然不是!只是你平时都穿职业装,干练利索,总一副女强人的样子,跟穿晚礼服的感觉不同。”

方若宁没说话,跨进电梯时自言自语说了句:“下暴雨,还打雷闪电。”

“是的,不过南方的天气就是这样,暴雨说来就来。”

到了酒店门口,方若宁下意识护着裙摆,担心风太大把裙子卷起来走光了。陈航小跑步先出酒店感应门,很绅士地拉开了副驾驶车门。

风很大,卷着雨滴一阵一阵扑来,方若宁怕雨水弄湿了妆容,用手包挡着脸还把头撇过去,也没注意自己坐的位置是哪里。

直到,车门拍上,周遭安静了,她放下手一看,才发现自己坐的是副驾驶位置。

下意识扭头看去,她更惊!霍凌霄亲自开车?!

狂风骤雨被封闭隔音效果极好的豪车挡在外面,狭小的空间里弥漫着淡淡的车载香水味道,混合着男人身上清冽沁人的薄荷味,方若宁一时觉得脑子晕乎极了,突然又后悔答应了这个邀约。

跟他单独相处,哪怕只有短短两个小时呢,她也觉得忐忑不安,心虚惶恐。

她坐好了,可车子还是静静停着,没有要启动的架势。方若宁心里嘀咕起来,正要扭头看向这人,却见他突然倾身过来,吓得她本能地靠近真皮座椅里。

然而,她多虑了……

这人伸手过来,从她头后面拉出安带,小心地绕过她——咔哒一声,安带扣好。

两人挨得近,气氛瞬间尴尬,方若宁与他视线对上,不知想到什么,突然警告:“霍凌霄你再敢乱来,我不客气了!”

男人薄唇优雅地撩起笑意,慢声问:“方律师要怎么不客气?是又要泼饮料还是发律师函?”

“……”方若宁盯着他,犹豫着是不是解开安带再下车。

然而,男人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没等她做出决定,顶级奢华豪车已经平稳地滑入雨幕。

胸口梗着一口气,她暗暗吐息,转过头去看着窗外。

霍凌霄回头看了她一眼,视线从她面前划过。

订礼服时强调了不要太性感太暴露的,店长才推荐了这款。

可为什么清新雅致的设计穿在她身上,还是这么凹凸有致妩媚风情?

刚才坐在车里,透过玻璃门看着她从大堂款款而来,仿佛花仙子下凡一般,他突然觉得很庆幸——当年强上自己的女人,幸好不是个母夜叉,这颜值,这气质,这身材,甚至能力——还算勉强能配自己。

看看,打扮打扮,也是能带出门的。

雨势很大,但霍凌霄的驾驶技术还不错,当然,也可能是价值千万的豪车性能优良,总之一路上安安稳稳,连外面的风声雨声都不怎么感觉得到。

车厢安静的可怕,那人俊脸淡漠而刚毅,完美的侧面线条无可挑剔,连鬓角线都修饰的清晰明朗。

尽管方若宁的视线没有刻意放在他身上,可眼角余光总是无法忽略他强大的存在感,而看到他,心里就会情不自禁地想到儿子长大后的模样——是不是也这般英俊优雅,魅力十足?

寂静到令人呼吸都受阻的空间终于被“叮咚”一声打断,方若宁低下头,从包包里取出手机。

亲爱的!生日快乐!我差点忙忘了,现在才想起来,晚上一起吃饭呗!

方若宁撇撇嘴,看着屏幕上洒下来的蛋糕雨,默默敲字回复:抱歉啊大小姐,我出差呢,忘了跟你说。

冯雪静:出差?去哪儿了?

方若宁:G市,估计明天可以回去。

你出差轩轩怎么办啊?也没听你跟我说一声,好歹我能照顾轩轩啊!

方若宁微微弯唇,感恩自己有一个关系这么好的姐妹。

本来是想过,可想着你一个单身女孩儿,带着孩子在身边不妥,还要上下学接送什么,又怕你没时间。所以,交给我那个师兄了,正好他女儿跟轩轩一个幼儿园。

哦,这样啊!那你今天生日还要忙工作喽?

方若宁想了想,如实回复:准备去参加一个宴会,做霍凌霄的女伴儿。

啥?!你跟霍凌霄在一起?

发了个无奈的表情过去,她回:天天都在一起。

呵,呵呵。

先不聊了,等我回去再说。

手机收起,她心里越发不安,又开始纠结霍凌霄到底知不知道当年内幕,知不知道轩轩身份的事。

开了不知多久,久到方若宁都开始打呵欠了,突听安静的空间传来男人清冽干净的声音:“快到了。”

他一开口,方若宁一个激灵顿时清醒,下意识坐起身“哦”了句。

果然,雨刷飞速刮过的镜面映出一栋奢华气派的庄园。

加长版的劳斯劳斯一直开到主屋的门廊下才缓缓停住。

有门童上前来开门,霍凌霄冷酷十足地下车,绕过车头走到副驾驶这边来,优雅而绅士地拉开车门,等方若宁下车后挽住自己的手臂。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