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快更新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最新章节!

我说道:“捅了六十八刀,这样算过失杀人罪啊?”

贺芷灵说道:“法庭鉴于王莉事后主动投案自首,认罪态度良好,并且受害者家人接受了王莉的道歉赔偿。做出以上判决。”

我说:“好吧,不过我看了一下,她,就是王莉,能有什么心理疾病呢?是那李某和她因为口角争执,然后吵起来打了她,然后又去砸她的店,后来又打她,她气愤之下捅死李某,不奇怪啊。”

贺芷灵说:“争执的原因,我朋友告诉我说,是因为李某说她看花瓶比她的朋友还重要,后来她要捅死李某的时候,嘴里一直喊,杀了她们,杀了她们!她们,指的是花瓶。”

我一下子间觉得毛骨悚然。

杀了她们,杀了她们。

她们指的是花瓶。

我惊愕中问道:“她们是花瓶?花瓶是她的朋友?王莉认为花瓶是她的朋友?有生命的朋友?”

贺芷灵说:“我朋友觉得她的妹妹,有精神问题,可是她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问题。她的妹妹,性格斯文,懂事,温柔,柔弱,就算是被人打,也不会有胆子反抗,可是那天,她敢拿起刀子捅死她自己的朋友。还捅了六十八刀,她为了她的花瓶,愤怒到了极限。她爱她的花瓶甚过于爱身边的人,就是她自己的母亲去世,她都没像她的花瓶碎了一样的心痛。”

我说:“这确实有点问题。”

青春美少女户外春日写真清新甜美

贺芷灵说:“我朋友认为,她的妹妹就算出去了,如果带着这心理疾病,也许出去了,还是那样子。所以,她想委托我找一些心理医生,给她救治。”

我说:“好吧。”

贺芷灵看了看时间,说:“我还有事要忙,我等下让人送王莉到那里办公室。”

我说:“唉,能不能改天,我现在很心烦。又心累。”

贺芷灵问道:“救人还需要像写作一样,需要灵感吗?”

我说:“这倒也不是,只是因为刚刚经历了女犯人刚刚自杀,心理有点阴影。”

贺芷灵说:“回去吧,等下,我就让人带她过去。”

我只好点头。

跟太多的奇葩心理疾病患者接触交流,我想,我也会心理疾病挂掉。

柳智慧曾跟我说,国外是有专门给经常接触心理疾病患者的心理医生上心理辅导课的,可是到了我们国内,已经断层了。

我想,柳智慧就是一个不错的和心理医生接触的,给心理医生上心理辅导课的心理辅导师。

到了自己办公室,等了没多久,等来了王莉。

她看起来的确是柔柔弱弱,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类似平时那种在大学里只知道学习不知道其他的柔弱女大学生。

她戴着一副眼镜,短发,有点土,怎么看都是读书读傻了的典型的大学生女孩类型。

这样的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孩,竟然是一个捅了自己好朋友六十八刀的杀人狂。

王莉见到我,坐下来后直接就问我:“是我姐姐安排来给我进行心理治疗的吧?”

我惊讶了一下,然后问:“怎么知道。”

王莉说:“我姐姐一直都觉得我有病。她说我有神经病。”

我说道:“哦,那她为什么说有神经病。”

王莉说道:“她说我爱花瓶胜过爱任何人。”

我说道:“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病啊,没有什么神经方面的疾病,那她为什么还说有神经病。爱花瓶和爱别人,这没有什么冲突啊。”

王莉说:“所以,是她有病,我没有病。”

我说:“好吧。我问吧,我听说为了花瓶捅死人,请问,对李某的死,还有忏悔吗?还有内疚吗?”

王莉开始激动了起来,柔弱的她说道:“忏悔?内疚?哭泣?自责?那是我姐姐要律师告诉我,让我在法庭上装出来的,我根本对李苏没有任何的内疚,她死是活该,她杀了她们!她活该为她们偿命。”

她们。

她们指的是花瓶。

我问道:“说她们,是花瓶吧?”

王莉说道:“对,花瓶,她砸了她们,杀了她们,她活该,她死是活该!”

我问道:“那么,觉得花瓶比朋友的命还重要!”

王莉说:“重要多了!她算什么东西。她连活着的资格都没有!”

我说道:“可是我看了的资料在法庭上不是这么说的。”

柔弱的她越来越激动,说:“我姐想让我争取减刑!她替我赔偿李苏家人的钱,替我道歉,让我道歉,让我自责,让我演戏,我如果不是因为我姐,我不会道歉!不是因为她要打我,我才杀她,是因为她摔了我的花瓶,她就要死!我就要她死!她在摔前面几个的时候,我就要杀她,可没想到她又来摔,我只能提前下手。”

我问道:“为什么不道歉,她摔花瓶,就要杀她?”

她说:“是。”

我问道:“花瓶真的很重要?”

她说:“比的命,重要。”

我浑身发凉,这都什么冷血动物,我说:“那姐姐呢?”

她说:“别说我姐姐,就是我妈妈,都没花瓶重要。我妈妈要是摔我花瓶,我一样杀了她。”

我从浑身发凉到倒吸一口凉气,这比他妈的冷血动物还冷血动物。

我问道:“为什么?”

她说:“花瓶都是我自己的杰作,我的艺术品,我心情不好的时候,能和她们呆在一起,我心情好的时候,她们陪着我,我喜欢她们。我爱她们。”

我问道:“她们陪着?在眼里,她们是有生命的,是吧?”

她说:“对。她们很漂亮,她们是我的好朋友,她们有她们的好心情,坏心情。”

我哑然失笑。

她说:“笑什么?也觉得我是神经病?”

我说:“觉得呢?”

她说道:“可能认为,我是疯了,那我问,人体是不是由细胞构成的?人体大部分是水,分子物质。”

我点头,说:“好像是吧。”

她说:“那么,花瓶是不是也有细胞,分子物质。”

我说道:“细胞有没有我就不知道,估计是没有,但是分子物质会有,不过和水是不同的。”

她说道:“是不同,人类和蜗牛的分子物质都不同。都在说思想,蜗牛有思想行为方式,人类也有思想和行为方式,花瓶,也有。”

我否认道:“花瓶没有吧,她们没有大脑啊。”

她问我道:“为什么没有?她们有她们的爱恨情仇,她们有她们的思想,她们有生命的,我经常和她们沟通,不会懂的。”

我说道:“对,我永远是不会懂的。不过,也许自己用心去完成了花瓶,那是的杰作,对她们有感情,我还是理解的,但是说她们有生命,我无法理解。”

她说道:“是不会理解,我理解就好。”

这家伙,跟那个认为自己是神仙的女犯差不多一样固执。

我说道:“认为她们有生命,有喜怒哀乐,所以和她们沟通,和她们说话,对吧?”

她说道:“是这么个样子。我每天早上起来,给她们唱歌,唤醒她们,中午下午,给她们洗澡,讲故事,也聆听她们的故事。”

我奇怪道:“给她们洗澡,洗瓶子洗去灰尘,我可以理解。可给她们唱歌?她们能听见?”

她有点生气,说道:“她们有生命,她们当然能听见!”

也是妄想症吗?

前面那个女的妄想自己是拯救世界的神,这个是妄想花瓶是有生命体的。

我问道:“那花瓶有生命,请问便池,马桶,牙刷牙膏,电风扇,也有生命吗?”

她摇头说道:“我不知道,我没有关注过它们,我只喜欢花瓶。或许它们在别的喜欢它们的人眼中,也是有生命的。那能否跟我解释一下,们很多男人对充气玩具娃娃的爱?们有不少男人,都认为她们是生命的,我看过这样的很多新闻。”

我哑然。

顿了一会儿,我说道:“是的,他们的确觉得那些东西是有生命的。不过我觉得它们是没有生命。所以我想问,唱歌给它们听,说话给它们听,我大概理解了,那,它们都说什么给听的?”

她的脸上有了一丝微笑:“她们说的可多了,比如,和哪个花瓶又吵架了?又和哪个花瓶和好了,天气很好,她们想多洗澡啊。”

我问道:“花瓶还能和花瓶吵架啊?”

她说道:“是啊。可有意思了。还有啊,有的花瓶被卖出去,它们会哭着和我道别,舍不得它的朋友们姐妹们。”

靠,神经病。

我耐着性子,闭着眼睛点点头,说:“好吧,我暂时理解了更多一点。那么,既然那么喜欢它们,为什么还卖了它们?”

她说:“我照顾不到那么多,而且花瓶的工作是插花,和花儿朝夕相处,放在富贵人家里,最显眼的地方。那才是它们最快乐自豪的时候。”

我表示,作为地球人的我,只想一脚踢她回去火星上。

我又问道:“就算它们有生命,它们给过爱吗?在真实生活中,给予过照顾抚养吗?”

她说道:“它们对我有爱,关心我安慰我在乎我。可它们做不到对我的抚养。”

我又问:“生病的时候,它们能像妈妈一样喂吃药吗?能像姐姐一样去医院看吗?杀人了之后,它们救过吗?帮给了受害者家里的钱吗!帮请了律师吗!”

她看着我暴怒的样子,有些哑然束手无措。

我又问道:“还有良心感恩的心吗?它们没有给过现实的照顾抚养,他妈的觉得它们的命比妈妈和姐姐,任何亲朋好友的生命还重要!他妈还是人吗?还说不是神经病?”

她有些害怕看着我,然后又说:“我爱不爱,那是我的事,关什么事呢?凭什么来管我?”

我说道:“人类的天性是先关爱自己的父母子女,兄弟姐妹,亲戚朋友,老乡同族。可是今天,我发现,终于有人颠覆了人的天性,就是!把花瓶看得比自己的爸爸妈妈姐姐家人都要亲!一个有着正常道德观价值观的社会,爱护包括宠物或者爱其他东西当然并不奇怪,但这种所谓的爱心更应该建立在首先对人的尊严、对人的生命的敬畏,建立在人与人的情感沟通上面来!当为了花瓶而敢于杀人违背人伦道德,践踏人间法律,为了花瓶而践踏人间亲情,为了花瓶而剥夺人的尊严,那么我只能说已经是心理变态了,否则还有什么解释呢?好了,我以后也不想再见到这样的神经病!姐姐就不应该救,让去死最好!再见!”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