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那包卫生棉掉在地上,严一诺却恍若未觉,只是看着那个天神一般,忽然出现在这里,站在她面前如一座大山一般挡住她一切视线的男人。

   徐子靳……

   他来了,而且是在她做梦都没有想过的地方,突兀地出现。

   “……”震惊的神色,如期出现在严一诺的脸上。

   她想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什么时候来的这里?

   可刚刚开口,纤弱的手腕被男人沉着脸拽住。

   他的力气有些重,捏痛了她,但徐子靳完全没有放手的意思。

   “徐子靳,干什么?”超市不大,严一诺知道母亲就在两排架子的后面处,怕惊动了他们,她格外压低了声音。

   但他似乎有恃无恐,完全不将严一诺的恐惧放在眼里。

   继续拽着她,往外面走。

   动作有些激烈,碰倒了架子上的几包卫生棉,但徐子靳完全没看在眼里。

   和服美女樱花相伴唯美照

   他的胸口起伏得异常激烈,若不是这个地方不对,他一定先收拾这个女人一顿。

   他找了那么久,她倒是在这边安稳度日。

   电话永远都没有人接,信息永远没有人回,就跟彻底失踪了一样。

   “如果不想惹怒我,引来妈的注意,现在最好跟着我走。”徐子靳脚步一顿,冷漠的脸上总算有了点反应。

   严一诺浑身一僵,那个男人却不再有怜香惜玉之心,直接拽着她走向超市大门。

   他才刚刚下了飞机,直奔这个“荒凉”的鬼地方。

   外面停着一抬黑色的轿车,徐子靳不由分说拉开车门,将她塞了进去。

   严一诺反应过来之后,车门已经被他嘭的一下又关上了。

   而徐子靳,从另一侧上来。

   他在车上摁了一下,中控锁立马锁住,她想下去都不行。

   “徐子靳,放我下去!”母亲和一庭还在超市,如果她突然离开没有留下只言片语,他们会被吓坏的。

   “做梦。”徐子靳脸色冰冷,直接发动引擎,流线型的车子立刻从超市大门彪出去。

   这个男人,大概疯了!严一诺猜想。

   “给我慢点,徐子靳!”她愤怒咆哮,他却当成耳边风,完全不听。

   就跟一头蛮牛一样,无视她的话。

   “这个混蛋,快点送我回去!”继续咆哮,换来的只有徐子靳的继续无视。

   见状,严一诺气得半死,却不敢去抢夺他的方向盘。

   她怕死!

   于是,用力抓着安全带,闭着眼睛,仿佛这样,就可以逃避现实。

   徐子靳在镜子里看了一眼,见她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好气又好笑。

   但一想到这个女人一声不吭直接走了几个月,他的表情立刻沉了下来。

   说好的一见面就收拾她,这个功,不能破。

   但见她被吓得脸色都白了,徐子靳还是冷着脸,稍稍放慢了速度。

   车子飞奔了十几分钟,徐子靳看到一间像样的酒店了,才把车开了进去。

   严一诺被他用力拽下车,走到柜台前卡一扔,“要一件套房,速度要快。”

   “好的,先生,请稍等。”

   那收银员见他们风风火火,还以为徐子靳已经急不可耐,眼神一个劲地在他们身上打转,看得严一诺的脸都要滴血了。

   “徐子靳,放手。”她又气又恼,一闪而过的惊慌,早就被徐子靳一连串的反应给变成了怒气。

   “我不远万里飞了十几个小时回来,可不是听说放手这两个字的。”徐子靳倚在柜台旁,语气嘲讽。

   严一诺脸色难看地反问,“我的意思难道还不明白?我们彻底结束了!”

   这句话,就跟点燃了炮仗一样,直接将徐子靳给炸了。

   刚好,收银小姐将他的银行卡和门卡一起递了过来。

   徐子靳的长臂一伸,全都扫进了口袋,下一刻却直接将严一诺打横扛了起来。

   “我让跟我说结束!”一边走,一边恶狠狠地开口。

   酒店的走廊上,回荡着严一诺的尖叫声。

   他直接将严一诺扛到房间,一路上一向话不多的徐子靳,跟机关枪一样能言善道。“从今天起,我再听到说结束,分手这两个词,我绝对不跟客气。”

   语气一贯的强势和霸道。

   几个月不见,他的底气倒是越来越足了。

   严一诺气得眼眶都红了,“怎么可以这样?以为是谁?”

   “滴”的一声,紧闭的门自动开启,徐子靳长腿一踢,“我是徐子靳,男人,这一点,该比谁都清楚才是。”

   顺手关了门,一阵天旋地转之后,严一诺被他大力扔到床上。

   她闷哼一声,虽然床很软,这样也不痛,但是感觉一点都不好受。

   “这个野蛮人,闹够了吗?”下一刻,严一诺爬起来,头发乱了,脸蛋红红的,透露着狼狈的气息。

   徐子靳居高临下地站在床前,冷哼:“闹够了没有?这句话,我跟说才差不多。”

   “徐子靳,我拜托,我们真的已经gaover了,不要再来纠缠我,好吗?”严一诺坐起来,揉了揉酸痛的手臂,语气很轻。

   他的出现太出其不意,导致这些话语更加生涩。

   这么久,徐子靳都没有任何动静,她以为,他是接受了分手的决定,也难得一次尊重她。

   却没有想到,就在她刚刚舒了口气的时分,徐子靳又乍然出现,就跟平地里的一道惊雷一般,将她炸得不知所措。

   徐子靳冷笑,慢条斯理地撤掉外套。

   严一诺没有注意,微微低着头,掩饰自己眼底可能流露的情绪。“我当初答应,就是一时冲动,现在我已经后悔了,徐子靳,我很后悔自己去招惹。我特地回来这里,只是需要一个全新的生活,跟彻底斩断关系,这样还不够明显?”

   她的声音落空空的,整个房间除开她声音之外,就是徐子靳抽掉衣服的摩擦声。

   她下意识抬头,见徐子靳在解衬衫扣子,已经解到第三颗了,露出一片白皙的皮肤。

   严一诺一愣,“徐子靳,干什么?”

   他哼哼一声,“惩罚。”

   说着,扑了过来。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