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那店小二,之前被袁香打断的那几根肋骨都还没好呢,现在捂着肋骨站在一边。

   看见那店小二可怜兮兮的目光,云轻言随意将一颗丹药扔给他。

   店小二的修为不过是玄阶,需要的疗伤药阶级并不是很高。

   “吃了吧。对你伤势有好处。”云轻言丝毫不在意,这是她很久之前炼制的伤药,不过现在不论是她还是小伙伴的实力都提高了,这些针对天阶玄阶的疗伤丹对他们的效果不大。

   “益骨丹?”店小二接过丹药,眼前一亮惊呼出声。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位小姐随便扔出一颗丹药,就是九阶丹药。

   云江等人也被云轻言出手的壕气给震住了!

   他们心中第一千零八次咆哮——

   这真的不是从圣元大陆来的土豪吗?

   “这……这真的是给我的吗?”店小二现在还不敢置信,如梦似幻。

   “嗯。”云轻言不甚在意地点了点头,现在,这些低阶丹药对她来说不要太多。

   “谢谢大人!谢谢大人!”店小二激动地朝她鞠了几躬,也不将丹药服下,强忍着肋骨的疼痛站起来,“小的这就为你们打包!”

   高清直发美女列车上柔美写真

   “你不吃丹药吗?”云轻言疑惑道。

   说起来,他会被袁香打开,也有几分他们的关系。

   如果当时他不硬要拦着袁香,不准她进来,袁香也不会对他动手。

   “小人哪里配得上用这么珍贵的丹药啊。一点点小伤,很快就好。”店小二点头哈腰道。

   不过是几根肋骨摔伤,袁香用的是蛮力而非星元力,他休息几天就好了。

   “我这就去为大人准备打包的菜肴。大人慢等。”店小二接着道,然后一步一缓地下楼。

   云轻言也没逼着店小二服下丹药,反正她送给他了,想怎么用是他的事。

   等店小二离开,云轻言发现云江他们看自己的目光有些怪。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又将疑惑的目光投向帝九阙。

   帝九阙摇了摇头,清冽的凤眸深如幽潭。

   “云姑娘,你就这么把丹药随便给人家了?”云江看向云轻言,那眼里明明晃晃地写着几个大字——

   人傻,钱多。

   “不过是一颗益骨丹而已,怎么了?”

   不过是一颗益骨丹而已?

   云家人嘴角都狠狠抽搐了几下。

   这句话真招人恨!

   “云姐姐,父亲的意思是想提醒你,财不外露。”云露一张萝莉脸上煞有其事,“灵川领的炼药师十分稀少珍贵,丹药的价值也跟着水涨船高。

   你出手这么阔绰,会被很多居心不良的人盯上的。”

   “炼药师稀少?”云轻言有些疑惑,再稀少也不会稀少到连颗八阶丹药益骨丹都没有的程度吧?

   “是啊。”云露点点头,“我们这里连两三阶炼药师都很少呢。”

   云轻言有些惊讶,这不是比北地还要落后么?

   “东溟境不是已经算上界范围了么,炼药师怎么会这么少?”就算是她前世注重修为而不重视丹药的南溟境,也不至于到这个地步。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