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7th 9月 2022

by admin

   钱渊上辈子说到底也就社畜一个,这种人穿越到古代,所思所想会呈现极端化,要么娇妻美妾,快意人生,要么轰轰烈烈,青史留名。

   钱渊想选的是前一种,可惜时代的浪潮汹涌而来,将他推到现在这个位置。

   这个时代的士大夫基本上都遵循着“学的文武艺,卖与帝王家”的思路,建功立业,青史留名,方为大丈夫所为。

   但钱渊并没有类似的想法,他对更高的官位并没有什么**,他只是挥动双手,试图扇动一丝丝可能的风暴。

   所以,徐渭完不必如此沮丧、哀伤。

   徐渭在西苑对钱渊的批驳很快传遍朝野,翰林同僚看徐渭的眼神有点不太对劲……这哪里是个只懂纵情诗酒,广有博才的狂生,啧啧,不比严分宜阴险啊!

   就连随园众人都有点……还是钱铮亲自出面才略微稳住,不过如陶大临、冼烔、孙铤等人都送信南下。

   比信使更快的是行人司,还在绍兴府上虞县的胡宗宪很快得到了消息。

   设宴款待,大犒群军,胡宗宪一一安排好,回到上虞临时总督府后,他忍不住飞起一脚,将面前的桌案踹翻。

   “抚剿并重!”胡宗宪双目赤红,“抚剿并重,抚剿并重……好,好好!”

   其他幕僚都没跟进来,只有胡宗宪同乡王寅在场,他叹道:“自徐海遁逃至今大半个月了,蒋洲几度来回……诱五峰上岸,本就希望不大。”

   胡宗宪喘着粗气来回走个不停,心里烦躁异常,要是钱渊在面前,恨不得操起宝剑给他来个透心凉!

   红色发带青春可爱少女民宿风写真

   什么叫釜底抽薪?

   调走最具战力的戚继光所部还算不上釜底抽薪。

   直接在朝中动手脚,陛下旨意中有“抚剿并重”一词,直接断了胡宗宪所有谋划,这才是釜底抽薪!

   有“抚剿并重”一词,一旦和汪直开战,除非能一战功成……无数弹劾奏折将会将胡宗宪淹没,说不定里面还有一份浙江巡按御史钱渊的呢。

   胡宗宪早就知道,自己虽然借赵文华攀上了严嵩,但实际上自己在朝中的根基远不如钱渊……但他没想到,钱渊能做这么多,做这么狠,直接让自己没咒念。

   好一会儿之后,王寅看胡宗宪渐渐冷静下来,才低声劝道:“汝贞,算了吧,就算没有抚剿并重,若无戚继光、卢斌所部,对战五峰,本无胜算。”

   胡宗宪颓然坐倒,的确如此,自从戚继光所部突然回宁波,钱渊闭门不纳之后,他几度派出幕僚,但带回来的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台州军,以及宁绍台参将卢斌是不用指望了,吴百朋麾下千余兵力要护卫杭州府,俞大猷还要留下部分兵力驻守嘉兴府,汤克宽和刘显……一个是不愿意打,一个是打不过。

   于是,胡宗宪的视线只能投向隔海对望的苏松两地。

   毕竟是浙直总督,苏州兵备道王崇古、吴淞总兵董邦政倒是没有像卢斌、戚继光那么头铁,但也不是好惹的。

   两人异口同声,奉命南调是没问题的,但如果有倭寇破苏松……得,这话一出,胡宗宪就知道没戏了。

   不过这也正常,人家驻守苏松两地,跑到浙江来开战,万一苏松被倭寇劫掠,这个黑锅你胡汝贞替他们抗啊?

   “咚咚。”胡桂奇侧耳听听,听到里面唤声,才推门进去,“父亲,蒋洲来了。”

   胡宗宪揉了揉脸皮,点点头,“让他进来。”

   王寅赶紧将桌案扶起来,掉在地上的各种公文捧起放在桌上。

   “拜见总督大人。”进来的是一个面色白皙,身材短小的中年人,文质彬彬却穿着一身短打,看起来颇为精悍。

   蒋洲,字宗信,宁波府鄞县诸生,好游侠,通经史,历史上就是他奉胡宗宪之命以市舶使提举的身份出使倭国,招抚汪直,许授官通商。

   可惜后来汪直被杀,朝中御史指控他为王直党羽,应下狱论死,还好有唐顺之、谭纶相助才逃得一命。

   原时空中他奉命招抚汪直,后者率麾下海商发舟回国,途中碰到台风,汪直的乘船飘到朝鲜,而蒋洲抵达定海,被下狱。

   这一世,蒋洲的运气比原时空要好得多,安安回国,不过和历史上一样,汪直还是选在了舟山。

   “舟山?”胡汝贞眉头一皱,“他不愿来绍兴?”

   “汪直此人小心谨慎……曾言,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蒋洲拱手道:“当年王民应攻沥港,要不是当夜大风,汪直险些身死。”

   胡宗宪挥手斥退蒋洲,在心里盘算,舟山隶属宁波府,这也算侵袭沿海了吧?

   当日下午,军报传来,汪直所率船队抵达舟山,船只铺天盖地有骇人之威,其船相连如蔽天之山,其帆如浮空之云。

   “令戚元敬小心戒备,调宁绍台参将卢斌所部北上。”

   “再领台州指挥使葛浩率水师北上,调吴淞总兵董邦政水师南下。”

   “准备吧,三刻钟后启程,去宁波!”

   平日稳重的胡宗宪这一刻眉飞色舞,不管什么原因,汪直进驻舟山,这给了他开战的借口。

   历史在这一刻完吻合,原时空中汪直抵达舟山,胡宗宪亲至定海,汪直就此被招抚。

   但历史也发生了改变,畏于官兵一战击溃徐海的强大战力,汪直虽有意受招抚,但心里忐忑不定,而胡宗宪得益于一战击溃徐海的战绩,有意剿杀汪直。

   最重要的一点在于,舟山辖于宁波府,本就应该是浙江副总兵戚继光的辖区……虽然自双屿港、沥港之后,偌大的舟山上少有人迹。

   既然是戚继光的辖区,胡宗宪亲至督战,在这种情况下,钱渊是没有光明正大的借口来阻拦开战的。

   两日后,镇海、定海两处,数千官兵整装待发,胡宗宪顿生豪气,等水师抵达,运兵上岛,若能一战击溃汪直……

   可惜,胡宗宪想的太简单了,就差将其他人当做傻子了。

   当然,胡宗宪本人不是傻子,他刚刚抵达定海后所的时候,以总督之威压的卢斌、戚继光无言以对。

   但是,让胡宗宪意外,险些气吐血的……跳出来的是被刘显兵败后,被胡宗宪依为腹心,多加笼络的浙江总兵俞大猷。

   “总督大人,汪直船队停靠舟山,尚未登陆侵袭劫掠。”俞大猷正色道:“贸然开战,胜负难料。”

   “志辅兄伏击徐海立下大功,如今却如何胆气失?”接口的是刘显,这货还是浙东参将,地位大跌,但还没被胡宗宪抛弃。

   “伏击徐海,实是侥幸,可一不可二。”俞大猷一生中少有冒险之举,向来谋定而后战,就算当日伏击,也是在知晓徐海大败之后。

   “都说东南众将,俞龙戚虎。”胡宗宪笑道:“两人联手,何愁不能克敌?”

   俞大猷坚持摇摇头,而戚继光干脆低着脑袋一言不发……昨日抵达定海后所的卢斌带来了钱渊的口信,别硬顶着。

   东南水师主要分成两块,一部分是董邦政,另一部分在葛浩手中,前者三四成,后者六七成。

   葛浩所率领的水师正在象山一带盘桓,没了船只,你胡宗宪有本事让士卒跳进海游上舟山去!

   不过胡宗宪也没指望葛浩,还有个董邦政呢。

   但跟在俞大猷身后跳出来的就是董邦政。

   “总督大人,陛下旨意,抚剿并重。”董邦政扬声道:“听闻去岁,朝中传言,总督大人有意招抚汪直。”

   胡宗宪的脸一下子黑如锅底,娘的咧,你们有把我这个浙直总督放在眼里吗?!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