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7th 9月 2022

by admin

   大叔?

   于雯雯再度出声。

   秦风这才收回心神,目光在周围扫视一圈,仍是没有发现什么古怪的人,只能作罢没事,刚刚做了个噩梦。

   那一定是很吓人的噩梦。于雯雯吐了吐小舌头你不知道,刚刚你的眼神,可吓人了呢!

   秦风笑而不语,没有多说。

   方才的感觉,绝非错觉。

   看来,此行怕是有人要阻挠他成事。

   破冰船最顶层,此时,正有一道修长的身影,负手而立。

   他身着古装,相貌极致俊美,宛若天工雕琢,毫无瑕疵,一双狭长的眸子,更是如同星空一般深邃迷人,在这世上,恐怕很难再找到比他更完美的男人。

   正是赵乾坤!

   此时,赵乾坤身上隐隐有一股神秘力量素裹,也正是因为这股诡异的力量,可以让他在同一艘船上,也不让秦风发觉。

   他迎风而立,星眸之中,流光闪烁,阴森冰冷。

   蓬松空气感长发清纯美女唯美私房写真

   秦风,我不想杀你的,至少现在还不想。

   但没有办法,你不死,我就要死。

   倒是可惜了,你恐怕永远都见不到,你最爱的女人,被我搂在怀中的画面了。

   这世上,除了我之外,没有人有资格拥抱她!

   赵乾坤轻轻的闭上了双眼,甚是想念,那在羊城的绝美佳人。

   从极北之地到北极,虽说只有几千公里,但因为环境特殊,进程也是相当缓慢。

   通过于雯雯,秦风了解到,从极北之地到北极最快的破冰船,是五十年胜利号,但那艘船正在外出,他们没能搭乘。

   眼下的破冰船,相对要次一些,不过速度倒也没有慢太多,消耗了约莫十三天,终于是来到了北极。

   这是破冰船所能抵达的极限了,再深入一百多公里,便是这颗星球的北极点,世界之巅!

   破冰船缓缓停靠,船上为数不多的游客们,纷纷穿上厚实的北极装备,陆陆续续的下船。

   于雯雯也是穿上了一套装备,从头到脚,皆是裹得严严实实,这种装备怎么称呼,秦风也不太明白,反正看起来和太空服很像。

   想来,这种装备能够让冒险者在北极地带,也能自由活动,毕竟此地即便是在夏天,温度也是相当之地,若是到了北极点,更是零下数十度,即便穿的在厚实,没有供氧装备,也无法生存。

   极低的温度,直接能将人的器官冻结!

   于雯雯穿上装备之后,见秦风没动静,不由惊奇大叔,你没有装备吗?

   秦风摊了摊手你看我两手空空,像是有装备的人吗?

   没装备?于雯雯惊的摘掉头盔,一脸难看这怎么行啊?你不知道外边有多冷,没有装备,正常呼吸都做不到的!

   没事,我不需要装备。秦风笑了笑下船吧。

   于雯雯满脸惊骇天呐,你不要命了吧?

   她想阻拦来着,奈何秦风早已起身,穿着短袖大裤衩,大步流星的下船而去。

   于雯雯急忙跟上,努力奔跑。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即使于雯雯已经拿出了百米冲刺的速度,而秦风却只是正常走路,可不知为何,她就是追不上秦风,更别提拦住秦风去路了。

   就这样,秦风被于雯雯追着下了船。

   进入眼帘的,是真正的万里冰封。

   一座座巍峨大山,雪白一片,本应该是海洋的地带,也是尽然被冰封,往北看,一片黑暗,往南看,唯有天边,有一道极为好看的红色光晕。

   如此美景,当真令人咂嘴,世界之大,恐怕也只有南北两极,才有这般风貌了。

   秦风短暂的欣赏了一番。

   还没看够,于雯雯却是终于追了上来大叔,你快回去,这外边待不得,你我去,你没事?!

   当场,于雯雯就惊呆了,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这太特娘的离谱了啊!

   在这零下几十度的恶劣环境中,撒尿成冰一点都不夸张,而秦风穿着如此夏日清爽的衣裤,站在这雪地之上,竟是一点事情都没有?

   他好像都不感觉冷?

   这妖异啊!

   随着于雯雯这么一惊呼,那几个散落在各处,正在拍照的游客也纷纷看来,无一不是膛目结舌。

   天呐,这也太神奇了吧?

   他是怎么做到的?

   难道他掌握了什么高科技?看起来好像只穿了短袖短裤,但实际上,却是有一套隐形的御寒装备?

   不会吧?如果世上真有这样的装备,为什么我们都不知道?

   一张张隐藏在头盔中的面庞,无一不是精彩绝伦。

   秦风听着这些声音,也是从美景中回神,不假思索,抬起脚步便往北边方向深入。

   船长大惊年轻人,快回来,那边危险!

   秦风如若未闻,一意孤行。

   大叔,等等我!

   于雯雯惊醒回神,当即也没想那么多,急忙朝着秦风追去。

   船长都急坏了,不断呼喊,都是没能将秦风和于雯雯喊回来,想上去将两人强行拉回来,却又不敢。

   因为在这北极地带,气温极致酷寒不说,雪山之中,还有一些极为凶猛的兽类生存,它们骁勇好战,嗜血残暴,在雪天之中,更是战力可怖,无数来北极冒险的人,有来无回,多半都是因为那些兽类的攻击,愣生生的被生吞。

   曾有好几个来北极旅游的人,都和眼下的秦风一样,一意孤行,最后都没能回来。

   船长幽幽的叹了口气,万分无奈总有一些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又得死人了啊

   嘭!

   这时,一道修长的身影忽然降落,好像是从天上来的,怦然落在雪地之上,直接跺的雪地龟裂。

   一束束目光凝聚而去,再度色变。

   这又是一个和秦风一样,不借助任何装备,也能在这等环境中肆意轻松的怪人!

   怪人转过身来,完美的面貌呈现在众人面前。

   几个女人为之痴迷,当场沦陷。

   男人嘴角微翘,笑容如春风怡人,声音更是轻柔好听你们这破冰船,什么时候回去?

   船长道北极危险太多,不可以待太久,两个小时候,我们就得回去。

   两个小时?赵乾坤微微皱眉这可不行,两个小时我事情还没办完呢,你们要是开船走了,我怎么回去?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