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7th 9月 2022

by admin

   小公主都还没反应过来,杨天的身体便已经靠了过来,斜压在她身上了。

   灼热的雄性气息,也铺面而来,惹得少女一阵害羞,下意识地想要躲开。

   可听了杨天的话,她又知道不能躲开,只能乖乖地接着杨天,用力地撑着他。

   不过,小公主身子娇弱,力气也小,如果要完撑起杨天整个身子的重量,恐怕是撑不太住的。

   所以杨天在这个过程中也没有真得把所有的重量部移交给小公主来承担,自己的腿脚还是承担了很大一部分重量的,只是装作一副完挂在少女身上的样子。

   “啊……怎么突然这么晕啊?

   好晕啊……菲儿快扶我到墙边去,”杨天故意用很大的声音这样说道。

   小公主顿了顿,也立马照做了,搀扶着杨天,来到墙边,让他倚靠着墙壁,心中还是觉得云里雾里的,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要干什么、演戏是在给谁看。

   而且,她也不知道要怎么配合杨天演下去,想了想,也只好问道:“你……你怎么样了?

   没事吧?”

   “我……我头好晕,身体都软了,好难受,”说着,杨天就装出一副完瘫靠在墙壁上的样子,大口大口地呼吸,一副就要不行了的样子。

   而这个时候,一阵脚步声忽然传来!由远及近,似乎是从不远处的一个胡同口钻出来的。

   空气刘海锁骨短发女清纯唯美写真

   一共五人,衣着各不相同,但都是比较廉价的布衣。

   而他们的脸上,都戴着黑色的面巾,将样貌掩盖住了。

   不过透过面巾没遮住的上脸和额头,可以大致看出,这些人应该都是三十来岁的壮年男子。

   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们都会武功。

   虽然实力不高,都是明劲初期,只能说踏入了武道的门槛。

   但纵使如此,相对于普通人来说,他们这五个人的战斗力已经算是非常可怕了。

   这五个人快步走了过来,也没忙着动手,而是先从五个方位,将杨天二人围了起来。

   小公主看到这一幕,都惊呆了。

   她根本没想到,会突然有人出来。

   难道……杨天刚刚演戏,就是给他们看的?

   “你……你们……你们是谁?”

   小公主有些害怕地看着这些人,身子也不由得往杨天怀里缩了缩。

   五人之中,有一个穿着灰衣,身形略高的男子,似乎是他们的小头领。

   灰衣男子用冷冷的声音说道:“我家公子要请二位过去一叙,请二位务必赏脸。”

   小公主十分疑惑,道:“你……你家公子?

   谁啊?”

   “这个等你们过去就知道了,”灰衣男子冷漠地说道,“现在你们只有一个选择,乖乖跟我们走。

   否则,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你们要干什么?”

   杨天装作一副惊慌又晕晕乎乎的样子,看着这些人,说道。

   就连语气中应有的那点表示惊恐的小颤音,都被他拿捏地十分精准巧妙,任谁听着,都会觉得他是一个被吓坏的怂蛋。

   而这群歹徒显然也识破不了他的伪装,被他的演技给蒙骗了。

   都稍微放松了警惕。

   灰衣男子冷笑了一声,道:“很简单,你们若是清醒着不跟我们走,那,我们大可以把你们打晕了再带走。

   反正这巷道里,除了我们之外,没有其他人。

   就算你们喊破喉咙,也没人会来救你们的。

   怪就怪你们自己走到这种偏僻的地方了吧!”

   杨天听到这话,忽然笑了,也索性不再继续演下去了。

   上一秒,他还靠在墙边,一副快要晕眩过去、软在地上的样子。

   下一秒,他就站直了身子,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呵欠,一副轻轻松松的模样。

   “你真以为我们走到这里,是巧合么?”

   杨天笑眯眯地看着灰衣男子,道。

   歹徒们看到杨天这般动作和变化,顿时一愣。

   灰衣男子微微瞪大了眼睛,眼中满是困惑,道:“呃……你……你没事?”

   不应该啊。

   刚刚在那客栈后厨下的药量,绝对是足够的。

   而且根据留在客栈里的监视者的汇报,那道被下药的辣子鸡,几乎被吃完了啊。

   这小子吃下这么多的蒙汗药,怎么可能没有事?

   这根本不可能啊!“是不是开始怀疑人生了?

   甚至,开始怀疑起你们下的药是不是假药了?”

   杨天笑了笑,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放心吧,你们买的药,不是什么假冒伪劣产品,是真货,效果,也还挺强的。

   只是,你们可能不知道,我可是个医者,还兼职玩过一点毒药学。

   像这种最粗鲁的蒙汗药,已经是我玩了不玩的了,拿这个来折腾我?

   那你们可能是想太多了。”

   杨天身旁的小公主听到这话,都微微一惊——下药?

   她顿了顿,回想起刚刚在客栈里吃饭时的情况,忽然明白了什么。

   等等!难道那道辣子鸡里是被下了药?

   所以他才不让我吃?

   可是……他自己为什么吃了那么多啊?

   他难道不会出事吗?

   虽然他现在也说了,这种药对他无效。

   可是,自己也看到了啊,这家伙从吃饭到现在,根本没有做过什么特殊的举动,也没有吃过什么解毒的东西。

   这种情况下,他怎么能应对得了那害人的蒙汗药啊?

   小公主满心疑惑,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而与此同时……歹徒们听到杨天这话,也都惊了。

   他们刚刚都是在远端偷瞄到了杨天歪歪斜斜、东倒西歪、疑似药效发作的情况,才大摇大摆地现出身形来的。

   可此刻,这家伙竟然没事?

   那么他刚刚难道是在伪装?

   可这家伙怎么会知道他们跟在后面呢!灰衣歹徒更是神色一沉,脸色有些难看。

   不过,他想了想,好像也没什么好慌的。

   他冷哼了一声,看着杨天,道:“虽然不知道你是在故弄玄虚,还是真发现了,但,都无所谓了。

   就算你发现了又如何?

   在这偏僻的街巷里,根本不会有人来救你们的。

   而你和这姑娘,都不过是没有武功的凡人罢了。

   你以为你们还能逃得掉吗?”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