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7th 9月 2022

by admin

   “我妈咪的姐姐。”墨墨道。

   霍老爷子眉头一皱,目光转向顾好,眼底带了一抹疑惑。

   怎么几乎所有的大户人家,都会有这样家庭的争斗呢?

   姐妹之间还能这样相互陷害,这个姐姐也太歹毒了。

   老爷子的目光里多了一抹迟疑,扫向了顾好。

   顾好没有回答,但是脸上的表情已经默认了一切。

   墨墨这个孩子嘴巴还是快了点,这种事,顾好都觉得说出来太丢人。

   老爷子饱经风霜,什么场面什么阵势没有见过,他自然看得出来顾好在长辈面前家丑外扬的无奈。

   “我就说嘛。”老爷子道:“我一开始看到睿熙就觉得这孩子像小宸,可他说不是。”

   “外公。”风熠宸出声制止:“这件事已经定了,就差再化验一下了,我们改天取个样,让顾好和睿熙比对一下,以防万一。”

   “不用取样了。”老爷子沉声道:“我已经让管家拿了们用过的杯子全部送去检验了,结果很快出来。”

   “已经送检了?”顾好错愕了下,“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中国第一美女空姐项瑾大气写真

   风熠宸眯起来眸子,脑子里仔细回想起来,忽然一闪而过。

   那天接到睿熙检验报告的时候,外公的管家去过基因比对科,那天他鬼鬼祟祟的提着个黑袋子,原来是打的这个主意。

   好家伙。

   外公竟然动了这个心思。

   他先是扫了一眼外公带来的管家。

   管家一对上他的目光立刻就低下头去,不敢再看一眼,生怕被风熠宸的眼神给伤到。

   风熠宸眉头紧蹙,不悦的瞪了管家一会儿,这才看向老爷子,语气里带了一丝不满。

   “老头子,想要化验我们直接告诉我们,偷偷摸摸的,算什么正人君子?”

   “老子从来不在乎虚名。”霍老爷子沉声道:“我在乎的是睿熙是不是的种儿。”

   “那也不能偷着来。”风熠宸态度同样强硬,语气很是不满。

   “不偷着来们能配合?”霍老爷子看向顾好:“再说万一我一提出来,顾丫头不要了,又找我麻烦。”

   风熠宸一哂,被堵得一愣,这个倒是有这个可能。

   “看,自己也很清楚。”老爷子摊摊手:“顾丫头,看他那脸,其实他也是吓到了。”

   顾好到底觉得不太好言语什么,就只能笑笑。

   “真是一个多事的老头子。”风熠宸沉声道。

   “得感谢我。”霍老爷子道:“现在都在培育着们的基因,要不然们从新取样还要等很多天。”

   “这倒是真的。”墨墨在旁边附和的开口:“老头子总算是做对了一件事,这次给记头功。”

   “叫曾外公。”霍老爷子纠正墨墨的称谓。“叫我老头子合适吗?”

   “怎么不合适了?”墨墨轻哼了一声,看了眼风熠宸道:“他也这么叫,家风不行,别赖我。”

   那意思,根源在风熠宸那里。

   老爷子和风熠宸都是跟着一愣,脸色都是有点尴尬。

   顾好只好出声制止:“墨墨,不许无礼。”

   “是,妈咪。”墨墨点点头:“可是,我觉得他爱吃这一口。”

   “没有礼貌。”顾好摇头制止儿子。

   墨墨悻悻的看看顾好,再看看老爷子。

   老爷子拿起来筷子,道:“既然现在皆大欢喜,我们是不是可以干一杯了?”

   “霍老先生。”顾好道:“我在吃中药,不能喝酒,您跟风熠宸喝一点吧。”

   风熠宸直接拒绝:“不喝。”

   老爷子眯了眯眼眸,道:“不喝拉倒,我自己喝。”

   “我们家没有酒。”风熠宸道。

   “没关系。”老爷子微微一笑,高声吩咐自己带来的管家,道:“去我的车里,拿两瓶好酒过来。”

   “是!”

   “慢着。”风熠宸沉声道:“我说还真是胆大包天,连我们都敢化验,们反了天了?”

   “风少爷!”管家只好呐呐的,不知道如何开口。

   “有气冲着我来,别拿跑腿的撒气。”老爷子倒是很仗义,立刻出声相护。

   “不能喝。”

   “咋地了?”

   “喝死了怎么办?”风熠宸不悦的反问:“这都多大岁数了,还拿两瓶酒?我告诉,不作死就不会死。”

   老爷子眉头一皱,继而想到了什么,还是吩咐管家:“那就拿一瓶吧,他们现在关心我了,我心里很温暖,不必借酒浇愁了。”

   “谁关心了?”风熠宸立刻不干了,当场就否认。

   “哼。”霍老爷子轻笑了一声:“关心我就关心我呗,我又不介意,何必这么死矫情不承认。”

   风熠宸也是轻哼了一声:“自作多情。”

   霍老爷子依然美滋滋的:“明明是两厢情愿,非要说我是自作多情。顾丫头,说他是不是很矫情。”

   顾好被点名,身体一僵。

   她微微笑了笑,看看风熠宸,再看看霍老爷子,决定先不管风熠宸了:“是,您说的对。”

   “看吧。”霍老爷子笑了笑:“顾丫头跟我一伙。”

   “顾好,到底是哪一头的?”风熠宸看向顾好,眉头都紧皱了起来。

   顾好笑笑:“都关心老人家了,何必不承认,我看确实很矫情。”

   “看吧,顾丫头说的,可不是只有我说的,对不对小家伙们?”老爷子在扩大自己的队伍,看向两个小家伙。

   睿熙也聪明,道:“我跟妈咪一伙。”

   风熠宸的唇角抽了抽,都是叛徒。

   老爷子更加得意了,再看向墨墨,沉声道:“呢?哪头的?”

   “老风是矫情。”墨墨总结道:“老头子也矫情,们两个全都是矫情,有什么大不了的,在这斗嘴玩,让不让人吃饭了?”

   霍老爷子噗嗤乐了:“这么着急吃饭,有什么出息?”

   “那一辈子别吃啊。”墨墨怼了回去。

   “没出息就是没出息。”霍老爷子拿起筷子,对顾好道:“来,吃饭顾丫头。”

   “好。”顾好点点头。

   这时管家拿来了酒,给霍老爷子倒了一杯,他看着酒,端起来,环顾一周,看着睿熙,最后对顾好道:“顾丫头,这睿熙也是生的,那就是咱们家的大事了,我下面说道正题了。”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