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8th 9月 2022

by admin

   念穆端起杯子,抿了一口果汁,面对她的暗示嘲讽,没有放在心上。

   “警察没有抓我,何来放我?我只不过是配合调查,而且,也没有证据指明,我真切伤了人。”她勾着嘴唇,想到这个女人的嘴巴曾经对李妮吐出无比恶毒的言语,就想着,要怎么帮她治治。

   “监控都有,敢说没有证据,要不会那两下,我的儿子不至于现在还躺在病床上!”宋母很是生气,警察的一句没有直接证据就把人给放了,医院那边也因为没有检查到什么无法出具验伤报告,根本奈不了她。

   “是我的手那两下吗?宋夫人,我手无缚鸡之力,怎么可能让儿子直接躺在医院?”念穆故意抬起手,虽然一直在做实验,但是她的手皮肤细嫩,手指纤长,不像是能摆倒一个男人的手。

   宋母恨不得撕掉她这张伶牙利嘴,张口问道:“对北野到底做了什么?”

   “什么都没做。”念穆把果汁端在手里,免得她发飙的时候,对着自己泼。

   “少在我面前装糊涂,要是什么都没做,北野会被这样三两下倒在地上?”宋母眯着眼睛,她真的不说,医生就找不到问题所在,这样一天吃五六次止痛药,根本不能好转。

   “这个世界上碰瓷的人多着,指不定宋二少是想要碰瓷我呢?”念穆优哉游哉地喝着饮料,若是以往,这些人她根本不想理会。

   只是,单独回去别墅,会很孤单,所以她才在这里跟宋母扯皮。

   宋母此刻顾不上自己的形象,呵斥着,“是什么新鲜萝卜皮,北野要碰瓷?”

   “是呀,说得对,我什么都不是,但是宋二少还要绑架我,说一个绑架犯,怎么能逃脱法律的制裁呢?”念穆故意提及绑架的事情。

   “说谁绑架犯呢?”宋母拍桌站起来,“警察都没有证据证明的事情,胡说什么?”

   青春欢乐美少女日系铁轨写真

   “不也在胡说吗?既然跟我都在胡说,也没有必要继续讨论下去。”念穆跟着站起来,看着服务生把柠檬水端过来,她从口袋掏出两张百元大钞,说道:“结账,不用找。”

   服务生愕然地把柠檬水放到桌子上,看着钱,又看了看两个人。

   她们两人看着都不像是那种市井妇人,但是现在的气氛怪异得很,该不会要吵起来吧?

   念穆看着被自己气的脸色变青的女人,笑了笑,准备离开的时候,却接到慕少凌的电话。

   她走到一边,担心会自己在不经意的时候,被泼。

   按下接听,慕少凌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还没回家吗?还在华生忙着?”

   “嗯,我还在外面,跟孩子们没有留在老宅吗?”念穆有些意外,他们居然没有留在老宅休息。

   “那边太闹,不适合休息。”慕少凌说道,蔡秀芬跟张娅莉一见面就吵,即使有慕老爷子在,她们也会冷嘲热讽的,对孩子的影响不好,所以吃过晚饭他便带着孩子回来了,只是没想到念穆还没回来。

   “在哪里?”慕少凌又问道。

   “我等会儿就回去了,现在还有点麻烦要处理。”念穆看着宋母,她们的话已经说到尽头,但是宋母还站在那里,看来是非要弄清楚宋北野到底是什么情况。

   “什么麻烦?”慕少凌皱了皱眉头,看着窗外,晚上的温度比白天低,而且有降温的趋势,不知道她在外面衣服够不够暖。

   “宋家的夫人来找我了。”念穆无奈说道。

   “因为宋北野的事情?”慕少凌挑眉,宋北玺已经把文件公开,他们现在应该要处理宋北野制造的烂摊子,怎么还有空来找念穆麻烦?

   “是的,因为宋北野现在还躺在医院,似乎情况也不太好。”念穆老实回答,毕竟这些事情慕少凌都知道。

   “地址给我。”慕少凌说道。

   “不用,我自己能解决。”念穆没想着让他来帮自己,要是他真的在宋家的人面前帮忙,那他们之间的流言蜚语,真的洗不清了。

   “我相信能解决,我只是来接,不会插手这件事。”慕少凌说着,推开念穆的卧室,径自打开她的衣柜,从里面拿出一件外套。

   念穆闻言,只好告诉他地址。

   慕少凌记下地址后,说了一声,“我知道了”,然后,挂掉电话。

   念穆把手机收好。

   宋母看见她这副模样,冷眼嘲讽,“怎么,害怕了?”

   “什么?”念穆挑眉,看着她端起柠檬水,知道,若果自己不机智点,这杯水肯定要泼到她的脸上。

   “就是心虚,要找救兵,我告诉,今天不把这件事情说清楚,别想着走出去这个咖啡厅!”宋母一把将水泼出去。

   念穆立刻闪躲到一旁。

   柠檬水全部被泼出,但是没有一点沾到她的身上。

   宋母看见,眼中冒火,“还敢躲?”

   “可惜这么好的椅子了,就这样被泼湿。”念穆看了一眼湿漉的椅子,云淡风轻,“我当然要躲开了,宋夫人,我还是那句话,要对付我,就拿出证据让警察做事,不然,就别诬赖我,要是再说些什么,我就有证据,告诽谤。”

   “!”宋母瞪大眼睛,她还想告自己诽谤?

   “到时候,堂堂宋家夫人,被人告诽谤,这个传出去,也不好听吧?”念穆勾起嘴唇,又掏出几张钞票,递到服务生的托盘上,“抱歉,这个椅子可能要明天拿出去晒晒才能用。”

   “女士,不用的。”服务生反应过来,连忙说道,毕竟是柠檬水,又不是咖啡这些。

   念穆摇头,离开咖啡厅。

   宋母站在那里,刚才一连串的动作,已经让她成为众人的焦点。

   这个时候,咖啡厅有好几对约会的情侣,他们拿着手机,拍下这幕,“这个人是谁啊?太嚣张了吧?”

   “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太太,看见了吗?她那个包,全球限量的,只有十只。”

   “那又是豪门恩怨吗?”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