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8th 9月 2022

by admin

   听到这问题,杨天也不由露出几分无奈,看了看一旁的金发小萝莉,想了想,道:“她大概算是友吧。”

   “友?”叶紫灵惊奇道。

   小萝莉点了点头,接过话来道:“嗯,就是友。我叫。我可是专程从国跑过来找这家伙玩的呢,好不容易才找到他。”

   “国?”王茜也是一脸惊讶,“你是专程出国来找他?我的天啊这么小的姑娘,家长放心吗?”

   一脸轻松地摇了摇头,道:“她们当然不放心呀,所以我是偷跑出来的呢。”

   这话一出,叶紫灵和王茜都有些懵。

   偷跑出来?

   这么一个小女孩,居然瞒着家人、偷偷跑出了国?

   而且就是为了来见杨天这么个“友”?

   如果说仅仅只是这样,实在让人很难相信。

   于是叶紫灵二人都产生了一定的联想。

   王茜想到了什么,忍不住问道:“等等你们,都从这个房间出来,不会是昨晚睡在了一起吧?”

   运动的大方体验

   听到这话,很干脆地点了点头,道:“是呀,我们是睡在一起啊。”

   这话一出,杨天便已然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准备开口解释一下只是睡在一个屋而已,床是两张床啊!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开口,两双充满了震惊与鄙视的目光已然齐刷刷地朝着杨天投来!

   “禽兽!”“畜生!”

   叶紫灵和王茜颇为默契地同时开口了。

   看看她们那充满了诧异与不敢置信的表情就可以猜出来她们的脑袋里一定已经脑补了一万字的“杨天通过络花言巧语将国外的年少无知的漂亮小萝莉骗回国内玩弄”的人神共愤的故事。

   杨天:“”

   杨天觉得自己很无辜。

   要是我真得什么都做了,那这小萝莉给那啥了被这样看待也就算了。

   可我明明守身如玉,啥也没做啊!

   这什么世道啊?

   然而王茜和叶紫灵已经下了定论,根本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杨天了,转身就回了自己的屋子里,还用力地关上了门

   杨天一脸无奈,转过头,看了看,道:“你为什么要说我们睡在一起?”

   一脸自然地道:“难道不是吗?”

   杨天翻了翻白眼,道:“我们明明睡在两张床上好不好。”

   点了点头,道:“是啊但这不也是睡在一起吗?都在一个屋子里啊。有什么不对吗?”

   杨天:“”

   接下来,叶紫灵和王茜都几乎没再和杨天说一句话。

   纵然杨天和昨天一样陪着她们去了会场,跑东跑西,但这俩人都跟没看见杨天一样。

   杨天对此也颇为无奈,但也啥都没说,默默跟在后边,做好保镖的工作。

   还好,这天也的确没发生什么意外。见面会也进行得比较顺利。

   唯一算得上奇怪的就是一向唱歌极为专注、表现非常稳定的叶紫灵,在这天的见面会表演上竟是明显跑掉了好几次,看上去好像非常心不在焉的样子。但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不过,瑕不掩瑜,见面会还是圆满结束了。

   一切事情结束之后,一行人去吃了个简单的午餐,然后回到了宾馆。

   一回到宾馆,叶紫灵和王茜立马回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很干脆地把门关上了,明摆着就是不让杨天进去。

   杨天也只能苦笑一下,回了自己的房间,直接脱掉了衣服,准备进浴室里洗个澡。

   “喂喂喂,请你注意一点,这里还有一位优雅的女士在呢。你就不能进浴室再脱吗?”坐在床上,白了杨天一眼道。

   这一上午,她都待在这里。毕竟跟着也没什么好做的。

   “优雅的女士?在哪啊?”杨天故意装作没看到的样子,左右扫了好几眼,然后看着道,“我只看到一个调皮捣蛋的小丫头。”

   “切不懂欣赏,”撇了撇嘴,嘟囔道。

   隔壁的房间里。

   叶紫灵和王茜回到床边坐下,倒是没有继续沉默了。

   叶紫灵拿起水杯,喝了点水。

   王茜则是有些忧心地看着她,道:“紫灵,今天你是怎么了,似乎状态不太好?我都听得出来你今天发挥没平时好了难道真是生病了?”

   叶紫灵放下水杯,微微低下头,小脸上出现一抹淡淡的失落。咬了咬嘴唇,摇了摇头,道:“没什么。”

   “紫灵!我都陪在你身边这么长时间了,你有没有事我还能不知道?”王茜皱起眉头道,“快告诉我,到底是出什么事了?”

   叶紫灵抿了抿嘴,看了看王茜那关切的神情,犹豫了一下,道:“就是就是早上的事情啊。一想到杨天那家伙那样我心里,就感觉怪怪的”

   王茜闻言,微微一怔,然后蹙着眉头道:“原来是这事啊的确,那家伙居然连那么小的小姑娘都哄骗、玷污,真不是个人!想想之前他对你的举动也危险得很。所以你一定要小心他啊,可千万别让他得逞了!”

   叶紫灵听到这话,表情却是微微有些古怪,咬住了嘴唇。

   因为她自己知道,自己心里并不只是生气或是愤慨,而还有还有些酸溜溜的感觉

   一想起今天早上,自己对他产生的那种感觉。再想想自己抱着这种感觉,忍不住去见他的时候,却发现那个小女孩的场景她一下子觉得好不舒服,心里像是打翻了醋坛子似的

   一旁的王茜看着叶紫灵头更低了些、情绪更低落了些,便以为她是太害怕了。想了想,道:“不过你也不用太怕啦,我一直陪着你呢,我绝对不会让那家伙有侵犯你的机会的。而且不是也就最后两次了吗?两次治疗之后,你就可以彻底摆脱他了。”

   听到这话,叶紫灵又是微微一僵。

   对啊,还有两次治疗,今天一次,明天一次。

   两次结束自己就再也不用见他了。

   这个讨厌、恶心、可恶、气人的禽兽,就能彻底从自己眼前消失,再也不会出现。

   可为什么她的心里,却一点都不感到开心,反而觉得有点舍不得呢?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