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0th 2月 2021

by admin

♂ ,

那老头对公园很熟悉,领着古陌去了没人的角落。

因为疏于管理,也没有人来,这个角落的植物长得特别茂密,石子路上野草丛生,路边的小石凳则被落叶覆盖。

古陌不讲究,扫掉那些落叶,拍了拍手,就坐了下来。

“年轻人,你找老头我有什么事情啊?”老头问道。

“大爷,您是不是经常来这公园啊?”

“哦,你想打听公园的事情。”老头直截了当地说道。

古陌斟酌了一下,“我认识个人,她在去年九月的时候,在这里被人强奸了。到现在,警察都没找到凶手。”

老头发出了一声叹息,“是在那边吧?”

古陌提醒道:“大爷,我看不见您。”

老头懊恼,“哎哟,人老了,记性就不好。我说的是公园东南角,种了好多大树,有个假山凉亭的地方。”

“对,就是那里。”古陌有些激动。

秋未央的纯白少女秀美动人

“你朋友长什么模样?”老头问道。

“长头发,瓜子脸,很好看,她……”古陌顿了顿,“那天穿了一条裙子,花裙子,上身是小西装,脚上是高跟鞋。”

“我记得。她打电话给了个男人,是她男朋友吧?那男人可真不是东西。”老头愤愤不平地呸了一口。

“那个犯人呢?”古陌追问。

“他住在旁边的安心家园,给人当司机的,老婆是小学老师,儿子就在这边的幼儿园念大班。”老头对此倒是知道不少,“周末有时候还带老婆孩子来这里玩呢,放风筝、踢球、开那种电动小车……背地里就是个狗娘养的,强奸了好几个姑娘了。”

古陌大吃一惊,“他是惯犯?”

这样的惯犯居然一直没查到?

老头叹气,“人家姑娘碰到这种事情,都不敢声张。他经常晚上在那个假山后面守着。有姑娘晚上回家,就从公园里面抄近路,被他逮到……唉……”

古陌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大爷,您在这里很久了?”

“是啊。”老头说起这个的时候没什么情绪变化。

“您……不去投胎吗?”古陌疑惑问道。

“我家凤凰还没死呢,我急着投胎做什么?”老头的理由很是不可思议。

“凤凰是您养的鸟?挂那边呢?”古陌转头往小树林的方向看了看。

“今天没出来。我儿子来家里了,老伴就留家里了,凤凰也没人带出来了。”老头说道。

古陌无语。

我听着也无语。

这老头死了之后的心态也真好,安安心心地留在阳间,还不是为了老伴、儿子,是为了自己养的鸟。

古陌客气地询问道:“您有没有什么要我帮忙的?我可以帮您和您家人说。”

“不用了。我现在挺好的。我老伴身体健康,和对面楼的老刘处的不错,我儿子的日子也挺好。凤凰被养的不错,老刘也养鸟,原来就眼馋我家凤凰。嘿!我看他跟我老伴好上,就是为了凤凰呢!”老头说道。

我还不能适应这老头的画风,古陌已经很适应了,一脸的羡慕好奇,“您家凤凰肯定特别好看,很有灵气吧?”

“那是!它底子好,我养得也好。”老头开始跟古陌显摆自己的鸟。

古陌对着空气,也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捧一句,让老头谈兴很浓。

过了一个多小时,老头才说够了,感慨道:“我好久没和人说话了,多谢你啊小伙子。”

“不用客气,该是我谢谢您,还有那些女孩,也要谢谢您。”古陌诚恳地说道。

老头对此并不乐观,“年轻人,你可别冲动啊,别为了一个混蛋毁了自己一辈子。这事情吧,我老头子觉得靠警察,难。那些姑娘不肯把事情说出来,你朋友的事情又过去了那么久,那些警察当时也来查过,但没查出个什么来,那个人那段时间消停了几个月,这段时间就又开始了,上个月还强奸了一个小姑娘……唉……我看啊,这事情只能下套,找个女警吊他上钩,到时候抓个现行。不过,就算抓了,也判不了多久吧。”

“大爷,您放心,我心里有数,肯定把这事情处理好了。”古陌保证道。

其实古陌也拿不准该怎么处理。他跟老头告别,找上次那个侦探查那个人的身份,就又去了青叶寻求帮助。

我觉得古陌现在所作所为很眼熟,在事务所内,看古陌坐沙发上跟青叶的人眉飞色舞地讲述今天如何调查到线索的,顿时恍然大悟。

我不就是这样吗!

这既视感太强烈了!

难不成,叶青正吊着我,也想拉我加入青叶?

不,不对,叶青都死了,变成鬼了……

我胡思乱想起来。

“你准备怎么办?”刘淼问,“找几个混混将他打废了?”

“没了生殖器,也能强奸。”南宫耀很有想法。

吴灵微微转了下脑袋,大概是看了眼南宫耀。

几个男人不说话了。

“我倒是有个办法。”叶青开口了。

“什么办法?”古陌精神一振。

“抓个鬼缠上他。”叶青说道。

“这不太好吧?他家还有孩子呢。”刘淼不太赞同。

鬼魂又不是限定攻击,而是范围攻击,活人和他们擦肩而过,都有可能要受影响。

我心想,你们之后发起火,还不是不管不顾用鬼去折腾人?这就是事情没落到自己头上,所以还能考虑方方面面的影响。真落到自己头上,那就是另外一种情况了。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

“你们没有点诅咒啊、小人啊之类的办法吗?”古陌是想用这种方式将那个强奸犯的影响降到最低,对他的惩罚则提到最高。

叶青、刘淼和南宫耀三个男人都看向了吴灵。

这让我很意外,也看向了吴灵。

“巫毒娃娃可以吗?”吴灵说道。

古陌茫然地看向另外三人。

“用小人比较方便吧。”刘淼疑惑。

“我最近在研究这个,没有试验品。”吴灵回答,还转了转头,大概是在扫视那三个男人。

叶青侧头,南宫耀咳嗽,刘淼一拍大腿,“好,就用巫毒娃娃!”

古陌嘴角抽了抽,“巫毒娃娃到底是什么?”

吴灵给古陌解释:“是一种源于非洲的巫术。oodoo,你有听说过吗?”

古陌老老实实地摇头。

吴灵顿了顿,“就和扎小人差不多。”

她突然变得敷衍,估计是觉得古陌朽木不可雕,完不值得费心去讲解。要说吴灵对古陌的态度,原来当他是委托人,还客客气气的,时常用敬语,后来就随便起来,和对刘淼、南宫耀差不多了。也不知道古陌会不会怀念那时候的吴灵。

“我需要那个人的照片,最好有头发等身体的一部分。”吴灵给古陌下达了命令,就不再说话了。

Tags: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