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1th 2月 2021

by admin

♂? ,,

,最快更新寇道最新章节!

罗严宗的房间很简单,一张红木大床,一对桌椅,一座古朴的香炉,还有那口水缸大的铜球,表面上坑坑洼洼,却是精铁打造,那坑洼之处,是掌印指孔。

寇立坐在床上,上半身只剩下单衣,隐现出筋肉分明的轮廓,罗严宗从外面取了一盒药膏出来,药膏呈琥珀色,还有点清凉的香味。

大师兄将药膏涂抹在掌心处,深吸一口气,体内忽然响起海浪的潮起潮落声,然后掌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药膏则在缓慢的——融化?

“手!”

寇立刚将被抠出五个血洞的手臂伸出,‘啪’‘啪’‘啪’一连串的脆响,伤口处先是一痛,再然后就是火辣辣的疼,但在疼痛之中,却有一丝清凉之感涌出。

他知道,这是伤口肿胀处的淤血被打散,血液重新流转的一种过程,只是能将劲力打透,而且还不伤身体,就真的只能说是罗严宗的能耐了。

大师兄专注认真的催动劲力,将寇立身上各处的淤血臃肿处化开,空气中渐渐散播出一种浓稠的味道,不仅是药香,还有一种腥气的香味。

这股清凉渐渐渗透到了五脏六腑,尤其是脊椎处和肺部,这可以说是猛虎拳的两大发劲源头,拳势出脊椎,拳力出肺。

蛇油膏是武馆中最好的一种疗伤药膏,是当地渔民从附近山上抓来的老蛇,剥了皮,也不杀死,往大锅里丢上几十条,熬上三天三夜,最后熬出的蛇油交与武馆,武馆中的老师傅则用秘法调制成膏,对外伤有奇效。

“这手腕和脚踝处的淤青和血管爆裂,不像是虎拳造成的,”罗严宗到底眼神老辣,道。

甜美甜美的一天

“这倒不是,”寇立犹豫了下,还是说出了实情:“这是三魂掌打法中的发劲方式,唤作抽魂击,那路遥的身法拳法实在诡异,我只有扭筋转骨,出其不意,最后才能反败为胜。”

“抽魂击?”罗严宗又仔细看了几眼,皱眉道:“原来是通过刺激手腕脚踝出的几个穴位,变动筋骨方位,师弟以后最好还是别用这种暗杀拳,伤体伤身,而且名声不好。”

“暗杀拳?”

“嗯,好比南方拳种是一大类,北方拳种又是一大类,各地方的拳种又可以划分为其中一类,这暗杀拳就是所有不以桩功发劲,专走邪门歪道的一路拳种,可速成,威力强大,但诡异伤身,向来被各地武行所忌,师弟,这拳术到底从哪里得来的?”罗严宗有些严肃道。

“水狼帮有一个独眼龙,在粤州城外追杀我,被我打死,秘籍就是从他手上得来的。”

“独眼龙?”罗严宗想了想,忽然一惊:“四虎八狼中的追魂狼,居然是死在的手上!”

“这家伙很有名吗?”

见寇立认真的表情,罗严宗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自家这师弟,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便是像他这样的武馆传人,不到万不得已,也不会得罪对方,跟别提杀死对方了。

“这种事,除了我之外,千万别告诉其他人,我们烧身武馆虽然不怕水龙帮,但不到万不得已,也不愿被扯入这滩浑水中。”

“是,”寇立发现,罗严宗的表情有些奇怪,似乎对方担忧的,并不是水龙帮本身。

不过他也不在意,只是好奇的道:“为什么暗杀拳的名声不好,就因为它们伤身?”

“暗杀拳分两种,暗拳和杀拳,严格来说,这手段属于暗拳,暗拳又被称为杀手拳、刺客拳,本是古代刺客的暗杀手段,很多豪族重臣的家中,都养了专练此拳的门客,就是为了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更重要的是,这拳能练废人,师弟得到它应该没多久,没有感受到它的危害,等练的久了,便能感觉到,它对人体的损害性。”

这点寇立倒不怀疑,毕竟就算有入微的能力,他每次练习都会发现它对于身体细小的损害,若是积年累月,这种伤害必然难以逆转。

只不过,每一次这种损害出现,就被他吸收药力,用‘入微’给处理掉了。

“更重要的是,这种暗杀拳想要练到大成境界,比正宗拳术要难上十倍,各地的武行中,拳术大师有很多,但暗杀拳大师却是寥寥无几,而且多不得善终,师弟明白吗?”

寇立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原来三魂掌是这么回事,怪不得风格这么诡异,虽然他不在乎这拳术对身体的危害,但就冲着那夸张的难度,他也把它否决了。

毕竟他要想攀上拳术的巅峰境界,要炼四重身,通八门劲,修行十六门拳术,而且必须在人体体能巅峰期未过之前。

所以说,分秒必争!

罗严宗犹豫了片刻,还是忍不住问道:“老八,其他的都还有个说法,唯独这猛虎拳拳术,到底是跟谁学的,入门时,不是没有半点根基的吗?”

寇立扯了下嘴角,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到:“大师兄,我还以为会在林师傅和其他师兄弟的面前,才会问出这个问题。”

罗严宗苦笑了声,“还是瞒不过师弟,其他师兄弟都陆续回馆了,现在正为了的问题吵翻了天,我们才离馆几天,就搞出这么大的事来,先是摘了招牌,废了十几个学徒,又显露出这种身手,还差点杀了五象馆馆主的女儿,对了,还要加上一条,打死水龙帮的得力干将。”

“师弟这些天做的事,比师兄我一年做的事都要多,而且一件比一件厉害,我一直以为老三已经让我很不省心了,结果比他还要夸张。”

寇立面无表情,心情却是稍稍一松,虽然这个大师兄口头上在抱怨,但是这隐隐透出的亲近之意让他知道,对方是向着自己的。

“蛇油膏已经被我打进体内,这几天不要练武,也不要跟人动手,细心调养,其他事情,暂且不要烦神——”

正在这时,敲门声响起,虾头忐忑不安的声音传了过来,“大师兄,寇师兄,林师傅请们过去。”

“现在?八师弟才涂了药膏,现在正需要好好休息,吸收药力,什么事不能明天再说?”罗严宗皱眉道。

“大师兄,不是,是六师兄他、他说,一定要请到寇师兄,”虾头不安的道。

罗严宗刚想再说什么,却见寇立摇了摇头,道:“去便去,有些事情,还是尽快说清的好,我这个做徒弟的,是应该主动拜一拜那未见过面的师父了。”

出了门,见虾头正有些局促的站在门口,寇立拍了拍对方肩膀,道:“麻烦了。”

直到二人的身影消失不见,虾头才激动的握了握手,寇师兄说麻烦了,那是不是意味着,他明白自己的意思。

“虾头,我要是,我就不会在局势未明之前拜山头,一旦寇师兄被逐出武馆,胥家帮再回来,我看怎么办,”不远处,姜水源扬眉道。

“我要试一次,像我这种贱民,就算武练不成,总不能连搏一番的勇气都没有,”虾头一反以前的畏缩气质,坚定的道,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这家伙,难道真的是大智若愚?”姜水源惊讶的道,在他看来,这一局寇立赢的面不小,只要那最关键的问题能解决,其他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林显师的院子武馆的最北边,与其他小院子没多大区别,只是养了十几盆盆栽,虽然只是些寻常的花种,但被打理的很好,郁郁青青,吐花展瓣。

还没进门,就听到门内传来愤怒的声音,“师父,那寇立好大的胆子,这招牌是我们武馆的脸面,他说摘就摘,还把不把您放在眼里!”

“当年为了建这武馆,我们胥家人跟那些外地仔足足打了多少场,死了几十号兄弟,武馆才能立起门头来,如今、如今他竟然一下子废了我们十几个族人,还打着您的招牌,这简直是丧心病狂!”

“这一点上,寇师弟的做法的确不好,武馆学徒不是我们家养的奴婢,他这么做,我们以后在当地人面前怕是难以立足。”

“老五也是这个意思么,那老二呢,毕竟是武馆总教头,接触的久些,此人的心性到底如何?”一道沉稳的声音传了出来。

“说实话,我不喜欢这个老八,他这个人,鬼鬼祟祟,来历不明,总让人看不透,但真要逐出武馆,是不是也有些过了,毕竟这可是郑老哥介绍来的。”

“怎么,二哥怕他们郑家?”

“放娘的屁,黑面雄会不会说人话,我岳武霍活到现在,怕过谁?!”

“二师兄和五师兄,们干脆打一架吧,光说不练算个什么事,师父离开半年多了,是时候让他老人家见识一下,们在拳术方面,有没有偷懒耍滑,”一道油滑的声音响起。

“滚娘的江伢子,又开始煽风点火!”

寇立罕见的愣了下神,这是什么鬼,不是正在议论,要不要把自己提出武馆这等性命攸关的大事嘛,怎么忽然就吵了起来。

罗严宗大概也觉得有失体面,干咳一声,上前一步,推开大门。

Tags: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