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1th 2月 2021

by admin

阮晓茹刚刚走出办公室没有几分钟,洛欣曈就走出来。

阮晓茹的心中原本是得意的,看着洛欣曈紧张到无可奈何的样子,她确实是雀跃,因为自己好歹踩着洛欣曈的心尖,狠狠的跺了几脚。这血琥珀的事情不是那种不痛不痒的事情,洛欣曈委屈,也无处撒野。

然而,洛欣曈在阮晓茹面前停了下来。

居高临下的眼神让阮晓茹有些不舒服。

阮晓茹没有说话,始终沉默。

洛欣曈倒是先开口了:“阮助理这身衣服不错,应该是这季的新款,巴黎刚刚运过来的吧。”

她的笑容诡异,阮晓茹明显尴尬了一下,别人眼尖她或许还觉得自豪,穿大牌套装就要羡慕的眼神,但是洛欣曈那种是直勾勾的鄙视。似乎在用说她买不起一样!

“大小姐很有眼光,是巴黎订的,我男朋友送的!”

她沾沾自喜,含沙射影。

洛欣曈相当不以为意:“原来是这样,那我就可以理解了。男人挑东西远不及女人,就比如说平时你女儿的穿戴也是一样,一股子暴发户进城的味道。听说有点的大户男人都喜欢那种金灿灿闪亮亮的东西,恨不得把所有都穿在身上证明他的地位,女人身上的装扮,就跟男人的金链子一样,自己觉得高贵,实则俗气。”

她的语气那么不可一世,确实的把她们母女笑话了一个遍。

“穿大牌高定的,不一定是名媛!至少名媛和野鸡的区别是是否会去搭配。这裙子和外套,明显撞色的厉害,就像是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搬出来的感觉,我真的看不懂你的时尚”

旋转木马上的糖果少女

她说完,转身离去。

这下子,阮晓茹的好心情都没有了。

洛欣曈说的可是没错,这阮晓茹那么浮夸,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做了什么一样。

然而洛欣曈并不是冲着讽刺她去的,阮晓茹母女她看不上,靠着连仲伟那种人,怎么可能有什么飞黄腾达的未来,至少就算是连仲伟要再娶,这母女也是不可能的。

“曈曈,那件裙子好漂亮啊。”

下午的时候,沈月跟洛欣曈一起去选礼服。

因为连仲伟的话,洛欣曈临时决定去摘星楼看一看,外公的东西不能落到别人手上,这一次若是输了不仅仅是一件稀有的宝贝的事情,而是她在洛氏的面子。

万不得已,只能选择参加酒会,用慕御庭给的机会。

她总感觉像是被人操控了一般,但是偏偏她却不能不这样做。

店铺中间,一身墨绿色的礼服,十分特别!

上面精美的钉珠和刺绣的图案,独特的丝滑的质地,不像是平时礼服用纱幔堆起来的飘逸与华丽,她原本就不适合仙女的东西。

洛欣曈的目光落在那件裙子上面,久久难以挪开视线。

仿佛第一眼看过去,就是它了。

她伸手还没碰到那条裙子的时候,店员就已经过来了。

“我要这件,拿下来给我试一下。”

她抽回自己的双手,表情淡定而高傲。

这南城的奢侈品店也都认识洛欣曈,然而对方连忙陪着笑脸:“洛小姐,这件衣服已经被人定下了。”

Tags:

· · · ◊ ◊ ◊ · · ·